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ptt-075 祝大家新年快樂熱推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上泉正刚宣布之后,和马以胜利者的身份举起手,向在场之人宣告了自己的胜利。
还有最后的行礼环节。
行礼结束,和马摘下面罩。
这时候本该离开的上泉正刚忽然说道:“看起来有人对假模假样的剑道对决已经失望了啊。
“看来在樱岛,我不能教你这种过家家的东西了。”
和马一听老兴奋了,这什么套路,要给顶级功法吗?
一定是顶级——
他带着这样的期许看向上泉正刚的脸,下一刻就动弹不得。
上泉正刚一概以往和蔼老头的风格,整张脸上寻不到一丝与和蔼有关的痕迹。
仅仅是这样已经让和马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没有杀气,甚至眼神都不甚锐利,仅仅是板起脸来就有这样的效果。
这简直就像传说中的龙威,仅仅凭借气势就能让位阶远低于自己的“下级生物”失去行动能力。
和剑圣对战,恐怕首先就要克服这种威压,至少取回对躯体的控制——
玉藻忽然插进来说:“真期待呢,您难道要传授一刀劈开M4战车的绝技吗?”
和马第一反应是:卧槽你能动啊。
第二反应才是:什么鬼?
上泉正刚笑了:“那是旁人添油加醋啦,我只是用计策炸断了M4的履带,成功让我的大队撤退而已。”
“是这样吗?那在战争中美军千人斩的传闻……”
“怎么可能,我可是出名的战场软骨头啊,我唯一的功绩,只是把我的大队完好无损的带回来罢了。
“刀的时代早就过去了,决定战争胜负的是工业、钢铁和石油。小姐的姥姥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和马听着这对话,微微蹙眉。
他早就去查过上泉正刚的过去,结果公开的资料表明,老头当年是坚定的反战派,战争前半被软禁了起来——以他的实力估计是自愿的。
直到1944年美军B29从中国起飞轰炸日本本土之后,他才出关参战。
他参战之后的说法就走向两个极端,有说他单人斩杀千名美军的,有说他变着法子避战,最后居然把自己的大队建制完整的从海岛上带了回来。
后一种说法,结合前面他的出关时间,看起来更像是“妈的本土都被炸了看起来必败了老子去前线多捞点人回来吧”。
现在看老头骄傲的夸耀自己的“唯一功勋”,大概后一种说法才是真的。
不过砍M4这个……和马总觉得这并不像老头所说的那么简单。
难道是用刀砍断了M4的履带迟滞了美军装甲?
这尼玛也很可怕好吗!
这老头之后要教我啥?让刀刃上的分子高速震动,形成类似EVA里单分子震动刀一样的效果?
这时候和马忽然发现,自己又恢复了行动能力,看来是威压解除了。
于是他赶忙问:“砍M4是……”
玉藻笑道:“我姥姥说的哟,她在嫁入我们家之前好像是上泉老先生的青梅竹马呢。”
——嫁入你们家的,所以不是你啊?
等等,你们家的子嗣不是一路都是你扮演的吗?怎么会有……
和马忽然明白了。
这个大狐狸是有男身的!她把人青梅竹马给娶了!
难怪上泉正刚在提到神宫寺家的时候有种突然卑微起来的感觉,是这样啊!是被“打败”过啊!
和马的震惊,被上泉正刚当成了对砍M4的震惊,老头赶忙解释:“并不是刀砍的。那好歹也是坦克啊,我可不会像波兰骑兵那样以卵击石。”
和马作为上辈子军迷,下意识的就想纠正上泉正刚的说法,告诉他波兰骑兵并没有真的拿刀砍坦克,实际情况是波兰骑兵遭遇了几辆装甲车掩护下的德军步兵,然后顶着装甲车的机枪扫射,对步兵发起了英勇的攻击。
但他看了眼上泉正刚的剑道等级,顿时就觉得这个小错误无伤大雅,不纠正也没什么问题。
上泉正刚叹了口气:“我本来不想再谈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既然说起了,我就再澄清一遍,当时我是用缴获美军的反坦克地雷和自制的袜子炸药迟滞了坦克。”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和马:“真的吗?”
我怎么不信呢?
上泉正刚两手摊开,摆出了过气网红懂王的标准手势:“我可是在战争中负伤了啊,两处枪伤呢。我要能刀砍坦克,怎么可能会有子弹能伤到我。
“不扯这些了,说回正题。后天,你到樱岛去之前,记得让南条家的姑娘想办法把你的刀送过来,我和我的爱刀会亲自测试你现在能接受什么程度的训练。”
和马嘴巴张成O字型:反正你就是想砍我呗。
算了,豁出去了,老剑圣这么看好我,应该不会砍死我。
于是和马向上泉正刚鞠躬:“晚辈知道了,热切期待您的教导。”
“哼,让南条家的小姑娘,把急救队准备好。”
和马心想急救队恐怕不够,这要是2077的世界,那肯定得让保奈美给我买个创伤小组白金会员。
刚刚交手最后的那份无聊感和不耐烦统统一扫而空,和马现在兴奋得指尖微微颤抖。
上泉正刚看在眼里,嘴角露出微笑:“我在樱岛等着你。”
说完他转身要走,刚刚被和马打败的敬二郎凑上来:“上泉老师!我也想去见习!”
上泉正刚看了他一眼说:“你把接受我指导的权力给当成什么了?超市里任人挑选的大白菜吗?”
和马插嘴道:“上泉师父,我想敬二郎一定很想再和我真剑对决一次……”
“那你们自己约地点嘛。”上泉正刚打断了和马的话,“我的一户建是个小房子,没那么多床位。”
和马正想再帮敬二郎说两句,玉藻一脚踩他脚指头上。
于是他闭上了嘴。
看来上泉正刚是那种只教自己看上的学生的倔老头,看不上眼就是看不上眼。
反正他是剑圣,他想怎样就怎样。
谁尼玛敢对能砍坦克的人说不。
等等,上泉正刚能砍坦克,那也就意味着上杉宗一郎也有差不多的战力?
和马忽然觉得自己离砍爆上杉宗一郎这个目标的距离忽然远了起来。
他现在只希望上泉正刚真的是用反坦克地雷对付的坦克。
上泉正刚走远了,五所野敬二郎插进他跟上泉的视线之间,说:“喂,我们约个时间吧,你的刀什么时候到?”
和马:“这个这个,改天吧!”
“你别想跑!说个时间啊!”
和马转身就往选手席走。
敬二郎对着他的背影无能狂怒的喊:“桐生!你给我回来!说时间!”
和马不理他。
保奈美这时候凑上来问:“拿哪一把刀?”
“当然是两把都带来啦。”和马说。
“知道了,我马上去打电话,今晚就包机运过来。”说着保奈美就把手中的水壶毛巾什么的塞给玉藻,自己直奔体育馆出口。
和马看了眼他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这么使唤她好像不太好。
玉藻轻咳一声:“玉龙旗比赛还没结束呢,预备西国无双桑。”
和马咋舌,把思绪拉回来。
今天打完左右半区的半决赛就没有比赛了,明天就是和另外半区的决赛。
不知道为什么,和马总觉得自己能轻取对方。
就在这时候,野生的近马健一跳出来了:“哟,好久不见,上泉正刚大人的亲传弟子大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