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五章 最後一人熱推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以你的实力后来是怎么会死的?”雪女问道,她很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导致了黑白玄翦和魏芊芊生死相隔的。
“后来,她怀孕了,不然你以为我杀了她那么多追求者和兄弟,她怎么还会理我。”黑白玄翦说道。
“你杀她的追求者我可以理解你是个杀手不懂怎么追求女人,所以就把这些威胁者都杀了,但是她的兄弟们对你没有威胁吧,你怎么也杀了?”无尘子问道。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因为他们不知道我是魏国罗网的首领,然后嘲讽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厨子,我就在想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然后就把他们也都杀了,这样就没人反对我们在一起了。最后就连她身边所有雄性生物都杀了,这样就让人认为她是天煞孤星,会克死所以男性,也就没人跟我抢了。”黑白玄翦淡淡的说道。
世人都信籖言,八字不合都能拆散了不知道多少情侣,更别说黑白玄把魏芊芊身边的男性全杀了,谁还敢上门提亲,连靠近都要被家人拦着了,更别说还敢有人敢给介绍了。
“后来,信陵君也知道了我在丞相府,所以想着让我归顺他,脱离罗网,或者说把罗网变成他的罗网,而不是秦国的罗网,但是被我拒绝了,罗网比你们知道的见到的罗网要庞大的多。”黑白玄翦继续说道,然后想了想,也不对,无尘子就是道家人宗掌门,秦国国师,罗网都把无尘子当成真正的首领了,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罗网是秦国隐宫和名家联手打造出来的一个庞大的杀手组织,明面上是越王八剑和六剑奴组成的天字一等杀手杀手组织,实际上真正的掌控者手上还有着更多的顶级杀手。”黑白玄翦解释说道,“因此没有人敢背叛罗网,即便是我和惊鲵,其实都是失败了。”
无尘子点了点头,罗网背后还有秦国隐宫、名家,隐宫之中有多少高手,即使是他也不知道,但是名家的高手可不少,上一代的百家三杰,阴阳家九冥、小说家闲峪、名家韩檀,哪一个不是一方高手,而名家还能把韩檀赶出名家,就证明了名家内部高手之多,除去被他们杀了的名家三傻长老,肯定还会有其他高手,至少还会有一个天人极境的存在坐镇,不然名家不可能成为百家中的大佬。
黑白玄翦即便是复活了也依旧没能脱离罗网的掌控,而惊鲵,也是因为上代剑圣把上代掩日弄死了,让罗网短时间内没能管她,但是罗网肯定也有了新的计划去对付他。
“你是想让我帮你把惊鲵从罗网中救出来?”无尘子看着黑白玄翦问道。
黑白玄翦想了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知道无尘子想要把惊鲵从罗网中带出来只是一句话的事,连韩檀这个名家家主都被弄去太乙山看大门了,虽然这个门卫保安签约以后就不见人,也没上过一天班。
“罗网对我们来说是束缚但是也是依靠,惊鲵一旦从罗网中除名,那么她得到了自由,但是也失去了依靠。罗网除了第一次追杀她,后来再没有派出过任何杀手继续追杀,也没有从罗网中除名,更没有再派遣任何任务,所以她现在跟自由没有任何区别,我不确信她和田光跟我和芊芊是否是一样的,如果田光和姬丹一样,一旦她失去了罗网的身份,后果可想而知。”黑白玄翦说道。
“罗网是秦国的,也是白仲的,你们别看我和白仲关系很好,但是那只是我和白仲,而不是我和罗网,我可以动用罗网的势力,但是不代表我可以干涉罗网的内部运作。”无尘子解释说道。
这就跟借东西一样,你可以借,但是不能去改变它的性质。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关系很好的朋友,借钱很容易,但是借车很难的原因,因为钱是数字,借了换了就可以,没有改变它的性质形态,但是车不一样,车容易损坏。因此很多人在借车的时候都会加以考虑,不仅仅是油钱,还有损坏了怎么办,油钱等等问题。
黑白玄翦点了点头,这也是他刚刚点头又摇头的原因,惊鲵的人情他自己去还,无尘子并不认识惊鲵,没这个义务去帮惊鲵。
“魏庸知道你的身份?”无尘子想了想问道,罗网能潜伏在丞相府,魏庸怎么可能不知道。
“一开始魏庸是不知道的,但是芊芊怀有身孕的事情是瞒不住的,所以芊芊带我去见了魏庸,并告诉魏庸我是一名侠客。”黑白玄翦冷笑着说道。
“权利到了一定的地位自然还想要名,所以我要是猜的不错,魏庸肯定是用魏国的大义来拉拢你,让你帮他杀人剪除掉政敌。”无尘子说道。
“你说的不错,魏庸告诉我说魏国有魏武卒和晋鄙,根本不用惧怕秦国,但是大魏宫廷都是一群无能的懦夫,让我帮他剪除掉政敌,帮他当上魏国大司空,当时我居然相信了,借他之手去消耗罗网的实力。”黑白玄翦点头说道。
无尘子叹了口气,道:“杀手是不能有感情的,所以你们后来的结局也应经可以预料。”
“是啊,掩日也曾跟我说过,但是当时的我太年轻了,以为这样就能消耗掉罗网的实力,能够真的和芊芊在一起,把杀人的黑翦也投进了湖中,只留下了守护的白翦。”黑白玄翦叹了口气,如果当初他双翦在手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了。
“后来呢?”雪女继续问道。
“后来,魏庸成了魏国的大司空,而他的政敌也只剩下了一个,那就是统帅了魏武卒的大将军晋鄙。所以他让我去杀了晋鄙,并告诉我只要杀了晋鄙,我就可以和芊芊离开。”黑白玄翦痛苦的说道,面目也变得狰狞。
“我以为真的是可以带着芊芊退隐江湖,从此不再过问世事,因此杀了晋鄙以后,我将黑翦也投入了未名湖畔,只是我想不到的是魏庸却是迷恋上了用我来帮他剪除政敌的方法,当时我更想不到的是我和芊芊的孩子居然也已经出生了,所以他以孩子为要挟,让我去杀最后一人,但是我却不知道这是个陷阱。他和信陵君魏无忌都承担不起杀死晋鄙带来的后果,因此,就想让我这个凶手出来背锅,给魏王一个交代。”黑白玄翦继续说道。
“所以你去了,其实你也知道这是个陷阱,但是你觉得你能逃走,然后再回来接走妻子?”无尘子说道。
“你高估我了,我真的以为他是想要我帮他杀最后一人。”黑白玄翦说道。
“信陵君魏无忌?”无尘子明白了,能让黑白玄翦相信的那就只有一个人了,信陵君魏无忌,那也是魏庸最后的政敌了。
“没错。他给了我假的情报,告诉我信陵君会接替晋鄙成为魏国大将军,因此让我去帮他杀了魏无忌,却是在瓮城设下了陷阱。”黑白玄翦说道。
“如果双翦在手,整个魏国你想走,没人留得住你,但是黑翦已失,你很难逃走,如果我是魏庸,肯定还会让芊芊骗走你的白翦。”无尘子想了想说道。
“没错。他让芊芊拿走了我的白翦,却是在瓮城设下了陷阱,并且调动了魏武卒来围攻我,而领头的正是披甲门大弟子,魏国魏武卒千夫长典庆。双翦不在,寻常刀剑根本伤不了典庆,但是最后的时刻,芊芊却把白翦送来,自己也跟着身陷重围。然而最让人想不到的是,魏庸居然下令连芊芊也一起杀了。”黑白玄翦一拳砸在了墙壁之上,却是没有动用修为,拳上也留下了血迹。
“大梁城是墨家督造的,一旦进入了瓮城,城门闭合,千军难出,你是怎么逃出去的?”雪女问道。
“但凡机关,都会有控制的枢纽,只要破坏了这个枢纽,城门就会自己落下,但是魏武卒和典庆是不可能让你去破坏瓮城机关的。”无尘子想了想说道,墨家的机关术还是可以信赖的,但是魏武卒和典庆会让着黑白玄翦离开那就不叫魏武卒了。
“是芊芊帮我挡下了典庆的双斧,才让我成功的破坏了机关,从而带着芊芊离开。”黑白玄翦平静的说道,当时双目中却是由血泪滑落。
“我带着芊芊的尸体来到了未名湖畔,这里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也是我们两个人相爱的地方,所以我把自己和芊芊一起葬在了湖底。”黑白玄翦说道。
无尘子和雪女等人都是沉默了,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语,虽然黑白玄翦没有说出太多的细节,但是一个女子敢直面魏武卒和典庆,更是敢以身替黑白玄翦挡下所有的攻击,这何尝不是爱的深沉。
“她曾经跟我说过,如果这辈子,我们有一个人要先离开,那一定是她先离开,因为她不知道,一个人怎么活下去。那时我笑着跟她说,我一定会活的比她久,如果她死我就去找别的女人。”黑白玄翦笑着说道,充满了回忆和向往,“她那么爱吃醋,肯定会更努力的活着,活到我们都垂垂老矣。
“最终她选择了替我挡下那一斧子,但是她却忘了,我叫黑白玄翦,我的世界里只有黑白,因为她,我的世界才有了色彩,如果没有了她,我又能怎么活下去。”然而笑着笑着,眼泪却是模糊了双眼,声音也变得了哽咽,两个人最终只有一人活到了最后。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