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銀龍的黑科技》-第六百零六章 終焉的審判!熱推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他们正是于汲水城死亡的亡者之神米尔寇和杀戮之神巴尔。
因为死亡,米尔寇反倒是得以从那老鼠的躯体中解脱,呈现出的还是他当年死灵法师‘魔哭’的灵魂模样。
巴尔则有些惨,他当初只从加尔文的无限制天国的围猎中逃出了半颗脑袋,所以在重新回到下位面时,依旧只剩半颗脑袋。
而且随着越来越临近朦胧之域,灵魂本身的联系让巴尔已经开始陆续感知到残留在那‘炼狱’中残躯的可怕痛苦。
那些残虐的记忆碎片仅仅是偶尔瞥见一角,就让他那原本就已经紧绷的神经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
以至于濒临绝望的他,此刻只能化身一只‘疯狗’,不停撕咬着米尔寇,想要以此汲取对方的灵魂力量,然后逃出这个该死的地方。
就在他们如同凡人一般延续着生前的利益纠纷而争斗不休时,一条突然出现的锁链将他们拽上了岸,落在一片热闹非凡的荒原上。
“这是…班恩的声音?!”
生性谨慎的米尔寇甚至都不敢朝着已经被无数卡文斯鼠人和亡魂围的水泄不通的班恩那儿多瞧上一眼,也不再顾得上如同蚂蝗般咬在他脑壳上不撒口的巴尔,拔腿就朝着毁灭荒原那更荒芜的边界逃窜。
可他还没来得及跑出几步,噗的一声,米尔寇就感觉到一阵让他怀疑人生的剧痛自下而上的蔓延全身。
待他回过神来时,发现不知何时,地面竟是不知何时刺出了一根尖锐的石柱,径直自他的股间捅入,一路穿透至胸口后,就分叉成十字的三条,分别自他的脖颈和张开的双臂歪斜着刺出。
一个竖立在荒原上的血十字…诞生了。
可无论米尔寇如何惨嚎求饶,都无人理会。
陪伴他的,似乎只有那渗入灵魂的痛苦与巴尔那不知为何就像是突然濒临崩溃似的疯狂诅咒:
“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事与愿违的是,伴随着一阵细碎的脚步与锁链声,令米尔寇和巴尔不可置信的两个身影缓缓自荒原的迷雾中步出,面带着微笑缓缓朝着他们走来。
她们一个身材臃肿,被罩在黑色的袍子之下,如同虫子般缓慢蠕动,另一个身体虽然看上去正常,可整张脸都藏在阴影之下,手中还拖着一具尸体似的,看上去颇有些诡异。
以至于他们只认出了其中一个,这依旧被米尔寇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劳薇塔…是你吗?快!帮帮我们…帮帮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
反倒是他脑门上巴尔满脸惊恐的看着后者和后者手中的尸体,不停撕咬着米尔寇的秃头含糊不清道:
“啊!蠢货!跑!快跑啊!!!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哎呀…怎么一见面就想着逃,你们几个,依旧还是那么狠心呢,咯咯咯咯。”
就见手中拖着尸体的那名女人忽然抬起头来,赫然是一张仿佛曾经坠入过融钢锅炉里的焦黑面孔,五官上只剩下了几颗透风的孔洞。
担任过几个千年亡者之神的米尔寇他们对于各种长相稀奇古怪的各种亡魂早就见怪不怪,哪怕是再狰狞的外表都不会令他们感到害怕。
可是当他们猜测到对方的身份后,他们终于开始感觉到恐惧了:
“塔洛娜…?你是塔洛娜!?可你那天不是已经…死了吗?”
是的。眼前这个浑身宛如焦炭一般的女人,赫然正是他们那天亲眼看到被那头怪物一枪秒杀坠入毁灭火山中的剧毒与疾病女神
———塔洛娜。
这位剧毒与疾病女神用她近乎干枯的手握住米尔寇的面庞,近乎痴语道:
“是啊…我在那一天就应该已经死了才对…
“从那一天开始,我就无比迫切的希望,我那天若是就此彻底死去该多好…
“可这里…本来就是亡者的国度啊,如今更是由加尔文冕下掌控的‘天国’。
“在这里…死亡…仅仅只是开始…无尽折磨的开始。
“只有彻底的消逝,才意味着不必再承受更多非人的痛苦…
“才是真正的仁慈…与解脱…”
说到这里,她那空洞的目光自米尔寇因为这番令人胆战心惊的解读开始不住抽搐的面庞扫过,落在了巴尔的那半颗脑袋上。
然后‘温柔’的将它自米尔寇的脑袋上摘了下来,将手中那具干瘪的尸体缓缓自地上拽起。
在某位的意志之下,又一道血十字自地面刺出,于巴尔不住颤抖的独眼中将那具尸体…那具只有一半脑袋,浑身仿佛染上了无数中疾病不住钻出各种毒虫的干瘪尸体如同米尔寇一半架起。
巴尔像是终于清醒了一点,呻吟道:“不…不要这样…塔洛娜…看在我们当年的情分上…不不不…不要!!!”
“啊…亲爱的巴尔…看来你已经认出来了,看看…在你这个小调皮离开后,我将你‘另一半’的身体保管的多好啊。
“在这些日子里,为了好好报答你们当年的情分,我可是竭尽我所能想象的极限,用我所能配制的出来的病菌,来浸泡培育你的身体呢。
“来吧…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亲爱的小巴尔…
“让‘妈妈’好好爱你…
“加尔文冕下已经说了,只要我们能够让你们三个体会到这个世界最极致的‘快乐’…
“他什么时候满意了…什么时候,就能够让我们两个苦命的女人…
“得到真正的解脱…
“巴尔先生,米尔寇阁下,看在往日的情分上…
“你们…就尽量配合一些吧…
“我们也会…稍微‘温柔’一、些、的!”
塔洛娜不住用自己漆黑而尖锐的指甲打磨着杀戮之神半颗脑袋的断面,似乎想将两者的断面接口抛光的更加完美一点,一边说着让巴尔和米尔寇不住失去理智的话语,一边将不住哀嚎的巴尔的脑袋缓缓按了上去…
在巴尔那大半颗脑袋重新回到自己抛弃下的魂体后,他离开的这段日子以来,所遭遇到的所有折磨痛苦的记忆,都一股脑的涌入他的意识当中
杀戮之神当场仰天发出一声可怕嘶哑的尖啸,面庞都变得扭曲呆滞起来,整个干瘪的身体更是宛如抽风般不住挣扎颤抖着。
终于,他像是抗不住这样可怕的折磨与痛苦,整个神…疯了…
可很快,他们的身旁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柱’巴尔…
一个看上去健康而又精神的巴尔…
“啊…终于可以尝试一些新的玩意儿了,我似乎又找到了一些新的乐趣呢,亲爱的巴尔…
“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望着亦步亦趋向着他走去的塔洛娜,望着旁边已经疯了的‘自己’,巴尔只感觉自己又特么快疯了…
“不…不不不,等一下塔洛娜!”
而看着近乎直接崩溃却又重新‘刷新’的巴尔,米尔寇缓缓挪开目光,对着两个沉浸陶醉在这种体验中不可自拔的女人,想要挤出一个谄媚的笑容,可是那面对未知的无尽恐惧却是让他的灵魂都不住流淌出腥臭的液体顺着石柱涓涓流淌而下。
他刚要开口说话,一旁面色红润的虐待女神劳薇塔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兴奋起来道:
“哎呀…亲爱的亡者之神冕下,您都活了几千岁的人了,怎么还能尿床呢…这可是太不乖了呢。
“宝宝不乖…可是要受惩罚的哟。
“诶嘿,有了,我想起了,前阵子我正好发明了几个小道具,可以帮你堵住…
“让我找找…让我找找…”
而随着她拉开袍子的动作,整个黑色的黑袍整个滑落。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可映入米尔寇眼帘的,却不是婀娜多姿的美好胴体,而是…一具已然完全面目全非,臃肿且镶嵌了各种尖锐金属器物的丑陋躯体,就像是用已经崩溃了无数次的尸体重新缝合起来的一样。
所以劳薇塔袍子下的手也有很多,而每只扭曲伸出的手中,都握着各种超越他想象极限的各种刑具。
而在她的腰间以下,已经看不到人类的痕迹,而是一具有着无数节肢与腕足的蜈蚣躯干…
这让米尔寇简直难以想象,就在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这位以各种虐待闻名于世的女神,究竟经历了怎样非人的虐待…
“啊!找到啦,噔噔噔噔,这可是连加尔文冕下都夸赞甚至冠名过的,富婆快乐系列魔法道具!”
就在米尔寇近乎神经质的恍惚眼神中,就看到劳薇塔的几只手中分别拿出了几件小巧精致的道具:
其中一件就像是缩小了几十倍的狼牙棒一样,那参差不齐的锋锐尖刺在血色的天空下印出一丝寒光。
劳薇塔就这样举着这根富婆快乐棒流露出愉悦的笑容道:
“来吧…让我们也开始吧…这个一定能够解决你的难言之隐的!”
“不!!!”
惊恐无比的米尔寇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就在劳薇塔宛如杠铃般的欢笑中,身旁刷新出了一个崭新的‘亡者之神’。
也直到这一刻,米尔寇才透过渐渐被风吹散的迷雾,看到整个荒原上密密麻麻的早已不知存在了多少座处刑台…
他们当中绝大多数的主角,就是眼前的两位女神,也终于明白这两位女神为何会变得如此‘疯狂’…
此外他还看到了不少班恩的身影…
这也让这位亡者之神陷入了最深沉的绝望之中。
‘不!我绝对不能留在这里!留在这个该死的地方!!!’
于是就在虐待女神准备给他享用最后一套富婆快乐套餐时,这位亡者之神动用自己所剩不多的神力轰开了身前的虐待女神,如同火箭一般全力朝着这座‘天国’的尽头,朝着冥河下游的地平线逃去。
“米尔寇!救我!救我!带上我吧!”于是荒原上传来巴尔此起彼伏的叫喊声。
“该死的!快闭嘴!你会害死我的!”
这一刻,米尔寇恨不得将那个该死‘刺客’的嘴给缝上,哪怕用上自己的屁股也在所不惜!
“嗯?”身在城堡之巅的加尔文淡漠的看着这一幕,可就在他准备动手时,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快了!就快了!只要逃出这个该死的地方!只要…”
米尔寇望着眼前越来越荒凉的荒原和重新变得湍急的冥河,神情越加激动,仿佛看到了自由和逃离痛苦的曙光。
可就在这时,身前突兀出现了一道幽幽的传送门。
米尔寇本能的感觉不妙想要逃开,却已经被门后探出如同长鞭般的事物扫中胸腹,整个人都弓成了龙虾似的,然后化作陨石般灌回了大地,发出一声响彻整个荒原的轰鸣。
这动静实在是太大,以至于荒原上的所有亡魂和正在辛劳‘工作’的卡文斯鼠都齐齐抬起头来,望向苍穹。
可旋即就看到那些卡文斯鼠人都一同匍匐膜拜起来,口中叽叽喳喳的直呼:
“恭迎伟大的大角灭世者!”
接着就看到一头巍峨无比的苍白巨龙悠然自传送门后飞出,长达百尺的翼展遮天蔽日,一条如同蟒蛇般的尾巴自臀后伸出于空中不住蜿蜒着。
看样子先前一击将那位亡者之神击落苍穹的,正是那条大尾巴。
只不过此刻那条尾巴尖,还挂着一只不住兴奋的发出‘咕嘎’的寇涛鱼人,让这原本宛如史诗神话般的一幕威严打了些折扣。
而在苍白巨龙的身后,一众身材各异或带着兴奋而残忍的笑容、或是双瞳猩红的扫视着荒原上死亡三神们的眷属接踵而至。
在骤然听到班恩‘死亡’,被托姆遣送回朦胧之域后,菲舍这一众眷属就第一时间蜂拥而至,死皮赖脸的批价也要来‘见识’一下这位纷争之神是否还能如过往般嚣张。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么短的时间内,死亡三神居然再次以如此滑稽的方式齐聚了!
随着李维于黑色石堡前缓缓降落。
“提比利乌斯大人/老板。”
维娜迎了上来,微微躬身,和加尔文一同向降临此地的李维致意。
李维似乎显得有些沉默,缓缓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死亡三神已经在主物质位面所有人的不懈努力下,遣回了朦胧之域,我们现在,该如何处置他们?”维娜沉重请示道。
李维这才将目光缓缓落回到死亡三神的身上。
虽然那一切都仿佛已经发生了很久,但只是看到这三个令人作呕的东西,泽兰迪亚的覆灭,往日的一切,都如同沉渣泛起,让他想起了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
但…
也仅仅就是这样了。
人不能永远停留在原地,也不能沉浸在过去之中。
他们的怒火,早在圣者浩劫之日,就已经宣泄的差不多了。
只可惜因为圣者降临的规则,让他们没能有机会让这三个遭到重创的亡神得到应有的惩罚与审判而已。
如今,经过主物质界一众同仁的努力下,将他们重新送回了这里,让他们有了延续他们复仇的权利。
想到这里,李维看着这‘天国’中的无尽处刑台道:
“你们现在正在做的,就已经很不错了,只不过,如果仅仅只是单纯的折磨与处罚,就失去了审判的意义。”
就在维娜他们不明所以时,就看到这头苍白之龙在米尔寇那惊恐莫名的目光中朝着对方走去。
“不!你到底要做什么?你要对我做什么?
“我可是神!亡者之神!我要求得到一位神应有的尊重和待遇
“就连当年的耶各都不敢…啊!放开我!”
可是李维却是置若罔闻般,完全不理会他如丧家之犬般的叫唤,伸出爪子径直掐住了他那颗宛如虫子般的脑袋缓缓举起来,开口道:
“看啊…就是这么几个东西…
“这么几个胆小、虚伪、贪婪、卑鄙、傲慢而又自私的玩意儿。
“他们真的强大吗?
“不,他们几乎是我见过的最弱的神!
“可就因为他们是神,是掌管着死亡国度的神,得到了凌驾众生的权柄。
“所以他们就可以为了心中的欲望践踏众生,毁灭我们所珍视的一切。
“历史上很多令人唏嘘的哀叹,就是在这种尸位素餐的东西手中…
“就因为他们偶然的一次愚蠢至极的抉择,而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让所有人的心血与抗争都付诸东流!
“这个世界…是病态的。
“它已经到了必须我们自己奋起反抗,将这些垃圾,通通扫进垃圾堆,世界那已经陷入滞涩的腐朽车轮,才能重新得以转动。
“我们…才能得以步入一个崭新的未来。
“好在,在我们所有人的努力下,我们,已经重新拥有了一个纠错的机会。
“只不过,这个代价实在过于沉重了。”
听到李维的最后一句话,所有人俱是神情或哀伤或凝重的垂下的眼眸。
“往日已经不可追回,但罪恶却需要得到足够的惩戒。
“得到…足以让罪恶听闻都为之丧胆的惩罚!才能起到示众与警示的作用。”
听到这里,荒原上的眷属、鼠人与亡魂们眼瞳宛如点燃了火焰,高举起手,盯着这几个万死难赎的神,高喊道:
“审判!
“审判!
“审判!”

李维则沐浴在这震耳欲聋的声讨声中,缓缓拧过脑袋,盯着米尔寇那张满怀恐惧的可怜嘴脸,道:
“我记得…我曾经跟你们说过吧…
“从那一天开始,我们泽兰迪亚人,就已经你们…
“不死不休!
“我要将你们所欲望的、所珍视的、所依仗的…全都一一碾碎!
“沦为只能在阴影下蜷缩颤抖的蛆虫!”
说着李维就将这位亡者之神在所有人的声讨声中,一步一步的拖拽至冥河河畔,将他往地上一摁,脊柱当即自尾椎部刺出,扎入了地里。
接着就将加尔文用锁链扔过来的纷争之神班恩与杀戮之神巴尔依法炮制,如同虫子般钉在了冥河河畔。
“班恩、巴尔、米尔寇,从今往后,你们就这样匍匐在这里,对着那些因你们而枉死的亡魂前…
“哀嚎到…
“世界终焉吧…”
世界不亡!
折磨不止!
以此,才对得起他们所做的万一!
也从这一日起,冥河河畔,多出了三个永动机一般的‘地标建筑’。
每一个经历朦胧之域的过往亡魂,都需…引以为戒。
而世界…也从此步入新的篇章。
PS:想着一次性把这个剧情写完…结果还是写到这个点了…啊,圆润的躺觉去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