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大唐再起笔趣-第一千零四十七章解池閲讀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大唐再起
对于盐政,李嘉就是一个字——盐引。
另外的话,就是简政放权,削弱中间环节,控制豪商,使得盐价低廉,从而让百姓的生活水平提升。
既然无法让百姓手中的钱财更多,那么就让他们日常的物价耗费更低,而盐,就足以承担这种重任。
在所有的产品中,盐是最廉价,也是最令人在意的奢侈品,安抚人心的一剂良药。
皇帝带在青州不过月余,在济州山东知府衙门,就搬迁到了青州,其他的转运使,通判,巡检司,军都司,也通通搬运过来。
莱州湾盐场,也初步卖出了所有的盐引,获利三十万贯,这比往年少了些许,但为了百姓,这般让利也是值得的。
李嘉盐业改革的决心倒是颇为坚定,他也尝到了盐引的甜头。
于是,他辗转北上,来到了河北府,沧州,渤海之滨,西海岸。
这里也是盐场众多,河北府数百万百姓所食之盐皆由而出,由于位置更好,产出更多,所以沧州的盐场,贩卖盐引,获利五十万贯。
逛了两个地界,八十万贯到手了。
而要知道,前几年的北宋时期,年入赋税顶多八百万贯,少时只有五六百万贯,两地的盐引,就占据了其十分之一。
而,天下最大的盐场,就在于淮海地区的淮盐,起码也是莱州湾的十几倍,供应着整个河南府,江南地区,近千万人口。
李嘉不由得万分期待。
走走停停,河北府溜达一圈,宣示皇帝的权威后,李嘉就过了黄河,来到了河中府,解池。
这里是北方最大的池盐,解池所在,方圆一百三十平方公里,与俄罗斯库楚克盐湖、美国犹它州大盐湖并列为世界三大盐湖。
解池位于中条山的北麓,面对黄河由北向东的转弯处,东西长约30公里,南北宽约3~5公里,夏季气温高,夏季南风使解池的盐水加速蒸发,凝结成盐。
其含盐量,是普通海水的六倍,换句话说,哪怕是卤水,也只是解池一半的含盐量。
其风干凝盐,更是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一直是封建王朝的钱袋子。
所以对于解池的掌控,唐朝一直在心。
与海盐不同,解池的管理,一直是民制,民运,民销,朝廷的作用,就是收税。
产盐者为大户,销盐者为盐商,实行由生产到运输的一体化经营。
产盐大户通过官府的许可,取得生产制造食盐的的专利权,获得利益,而像治畦、修池、补渠等相关事宜,则由制盐的畦户来承担。
浇晒食盐者,每年必须向国家交纳定额的盐租,呼之为盐课。
种田者交粮,晒盐者,自然是交盐了。
不过,随着安史之后财政困难,第五琦,刘晏进行改革,施行榷盐制,盐的销售,运作,都由朝廷主持。
由此,盐价,从每斤一钱,暴涨到每斤三十七钱,涨了三十多倍,而在唐太宗时期,每石盐,也才二十钱。
由于盐是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所以盐价的上涨势必会加重百姓的经济负担,其时,“盐估益贵,商人乘时射利,远乡贫民困于高估,至有淡食者。巡吏既多,官冗伤财,当是病之。其后军费日增,盐价寖贵,有以谷数斗易盐一升者。”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盐价贵,自然私盐贩子越来越多,黄巢就是这种情况下起来了。
望着一片红色的盐田,李嘉注目而视,这种天然的盐湖,容易控制,耗费也小,真是上天赐予的最大礼物。
“解池之地,年产湖盐百万石,河东,关中,皆因而食之。”
两池榷盐使站立在一旁,颇有些感慨地说道。
而要知道,前几年的北宋时期,年入赋税顶多八百万贯,少时只有五六百万贯,两地的盐引,就占据了其十分之一。
而,天下最大的盐场,就在于淮海地区的淮盐,起码也是莱州湾的十几倍,供应着整个河南府,江南地区,近千万人口。
李嘉不由得万分期待。
走走停停,河北府溜达一圈,宣示皇帝的权威后,李嘉就过了黄河,来到了河中府,解池。
这里是北方最大的池盐,解池所在,方圆一百三十平方公里,与俄罗斯库楚克盐湖、美国犹它州大盐湖并列为世界三大盐湖。
解池位于中条山的北麓,面对黄河由北向东的转弯处,东西长约30公里,南北宽约3~5公里,夏季气温高,夏季南风使解池的盐水加速蒸发,凝结成盐。
其含盐量,是普通海水的六倍,换句话说,哪怕是卤水,也只是解池一半的含盐量。
其风干凝盐,更是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一直是封建王朝的钱袋子。
所以对于解池的掌控,唐朝一直在心。
与海盐不同,解池的管理,一直是民制,民运,民销,朝廷的作用,就是收税。
产盐者为大户,销盐者为盐商,实行由生产到运输的一体化经营。
产盐大户通过官府的许可,取得生产制造食盐的的专利权,获得利益,而像治畦、修池、补渠等相关事宜,则由制盐的畦户来承担。
浇晒食盐者,每年必须向国家交纳定额的盐租,呼之为盐课。
种田者交粮,晒盐者,自然是交盐了。
不过,随着安史之后财政困难,第五琦,刘晏进行改革,施行榷盐制,盐的销售,运作,都由朝廷主持。
由此,盐价,从每斤一钱,暴涨到每斤三十七钱,涨了三十多倍,而在唐太宗时期,每石盐,也才二十钱。
由于盐是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所以盐价的上涨势必会加重百姓的经济负担,其时,“盐估益贵,商人乘时射利,远乡贫民困于高估,至有淡食者。巡吏既多,官冗伤财,当是病之。其后军费日增,盐价寖贵,有以谷数斗易盐一升者。”不过,随着安史之后财政困难,第五琦,刘晏进行改革,施行榷盐制,盐的销售,运作,都由朝廷主持。
由此,盐价,从每斤一钱,暴涨到每斤三十七钱,涨了三十多倍,而在唐太宗时期,每石盐,也才二十钱。
由于盐是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所以盐价的上涨势必会加重百姓的经济负担,其时,“盐估益贵,商人乘时射利,远乡贫民困于高估,至有淡食者。巡吏既多,官冗伤财,当是病之。其后军费日增,盐价寖贵,有以谷数斗易盐一升者。”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