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長夜餘火 愛下-第六十章 亂平展示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阿福枪店”所在那栋楼的顶层。
白晨将“橘子”步枪架在天台边缘,用比较别扭的姿势,往下做出射击。
砰!
试图冲击院子入口障碍物的荒野流浪者群体里,一人仰面栽倒,鲜血横流。
白晨没有贪功,立刻缩回身体,躲过了那群人下意识的反击。
一波乱射后,这群失去了头目失去了指挥的荒野流浪者因为院子内部的火力还算充沛,只能颇为杂乱地退走,分别窜向不同的地方。
龙悦红看到这一幕,略微松了口气,快速检查起自身枪械的状况,并填充子弹。
这是他从“阿福枪店”老板,也就是南姨她弟弟那里借来的一把步枪,可以当狙击枪用的那种。
他和白晨借此占据了制高点,配合街垒后方的邻居们,对付零散涌来的荒野流浪者和失去秩序的少量城防军。
在训练时,龙悦红也是掌握了狙击技巧的,只不过平时没机会熟悉,在浪费了十几发子弹后,他逐渐走上正轨,两三发就能带走一个敌人。
和他比起来,白晨不仅每枪必中,而且还擅于观察,总是能找到敌人群体里的首领,点他们的名。
这样一来,几枪下去,那些失去组织的敌人往往就自行溃散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龙悦红看着天台下方,感叹了一声。
虽然这几次防御都很成功,也很轻松,但只要城内继续乱下去,谁也不知道后续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快了。”白晨回头望了眼北街方向,“只要野草城的上层没有被一锅端,等他们缓过气来,重新组织起队伍,这些荒野流浪者不会是对手。”
最简单的一个事实是,打到现在,都还没见到城防军的反扑。
他们再差也是久经训练,时常到荒野上实战的正规军,怎么也不可能一触即溃,而且,北街那群贵族的府邸里,每家都随时能推出多门火炮,拿出几挺机枪,组织起一支很有战斗力的私军。
另外,白晨还听说,城主府借助猎人公会,和“机械天堂”有紧密合作,说不定藏着什么秘密武器。
话音刚落,白晨就听见了一声声略显低沉的轰鸣。
轰隆!轰隆!轰隆!
北街方向炮声接连不断,大地为之轻轻晃动。
龙悦红感觉到了楼宇的颤抖,一时不知是城防军终于做出了反击,还是荒野流浪者们抢到了足够的火炮,开始强轰街垒。
这一轮炮击后,是密集如同炒豆子的枪声。
没过多久,喧闹声就从北街方向往南边涌来,仿佛有大量的人正狂奔向城门口。
紧接着,来自喇叭的宏大声音响彻云霄:
“放下武器,抱头蹲地。
“只要投降,就能获得救济,还可以进入庄园,成为奴隶。”
一遍又一遍的告知回荡在城内,夹杂其中的喧闹和枪声慢慢平息了下来。
但凡有条活路,很少有人会顽抗到底。
龙悦红和白晨对视了一眼,吐了口气道:
“总算要结束了……”
…………
城主府,贵族议事厅内。
坐在长桌下首的商见曜抚摸着蓝底黑面的小音箱,心满意足地对所有人说道:
“大家这样和和睦睦,精诚对外,难道不好吗?
“真有什么矛盾,就斗个舞,扳一扳手腕,比一比谁不眨眼睛的时间更长。”
许立言喘了口气,深表赞同:
妙趣橫生小說 長夜餘火討論-第六十章 亂平推薦
“是啊,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哪有过不去的门槛?”
“不行,不行。”说话慢条斯理的默里奇反驳道,“得各论各的,你还是得喊我们叔叔伯伯。”
许立言正要回应,门口已有一名守卫过来,喜上眉梢地汇报道:
“城主,第一波反冲锋就把那些荒野流浪者打散了!
“因为有救济的承诺,他们很多人都放弃了反抗,城内的秩序在一点点恢复。
“之前失去联络的城防军也找到了,组织起来了。”
许立言松了口气,露出笑容道:
“果然还是得双管齐下,这种时候就不能吝啬。
“仁慈不一定就比自私差,不同的情况得用不同的手腕。”
经此一役,他觉得自己的权威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竖立,不过,大家都已经是兄弟,有话好商量,也没必要强求。
他一条条下达完进一步善后的命令,又看见另一名守卫冲到了门口。
“城主,‘最初城’方向的荒原岗哨回报:
“有一支‘最初城’的正规军出现,和几支捕奴队会合在了一起。”
许立言眯起了眼睛:
“果然……”
蒋白棉对此一点也不意外。
确认了“神父”真正的目的后,她就怀疑事情的背后藏着“最初城”某方势力,或者,直接就是“最初城”元老院的意志。
他们早就想彻底吞下野草城这块拥有很大自主权的肥肉。
许立言随即环顾了一圈,微笑说道:
“如果我们没能快速解决骚乱,他们就有足够的理由进驻这里,为下属势力平稳局势。”
说完,他侧头望向刘叔:
“出动无人机队,在那支军队前方的荒原上轰炸一轮,就说在清剿乱民,请他们务必不要靠近,免得被误伤。
“呵呵,这场大型烟花应该能让宾主尽欢。”
“是,城主!”刘叔先回了一句,然后提醒道,“之后还是要以和为贵。”
“我明白。”许立言愤怒归愤怒,却没有失去理智。
对他们来说,不管是从能获取的资源,能介入的贸易,能得到的保护,还是自治程度上考虑,留在“最初城”都是最好的选择。
见局势已经扭转,各项事务都上了正轨,蒋白棉对商见曜使了个眼色。
商见曜迅速站了起来,边将那个小音箱放回战术背包,边说道:
“我们还有事,得先走了。”
“等事情彻底平息,一定要来参加舞会啊!”赵正奇的大儿子恋恋不舍地邀请道。
“如果有空。”商见曜眼眸发亮地做出回应。
许立言左右各看了一眼:
“你们不是还带着三个人吗?没车不方便啊。
“来人,把我那辆特别改造过的防弹越野开到门口。”
吩咐完,他望着商见曜,一脸诚恳地说道:
“不要嫌弃啊。”
“那我就不见外了。”商见曜笑着回应。
…………
军绿色的防弹越野驶出了城主府,沿北街慢慢往市政大楼方向开去。
蒋白棉看了眼后座上的魏钰三人,询问起负责开车的商见曜:
“你这波‘推理小丑’能维持多久?”
这决定了他们逃出野草城的时间。
——之前搜寻中,他们不出意外地发现了魏钰等雷云松小组的成员。
本来,难免会有一场激战,很可能带来死伤,但正好欧迪克有参与,借着火力压制,找机会让魏钰等陷入了沉眠。
因为当时有不少守卫在附近,蒋白棉也就没让商见曜用“推理小丑”处理后续,也没直接唤醒魏钰等人,尝试破解“催眠”,寒暄认亲。
她选择做浅层次麻醉,带回去再处理。
商见曜一边开车,一边微微晃动着身体道:
“已经形成了循环论证,不出意外,至少能维持十天半个月。
“平时生活里就算遇到和‘推理结果’矛盾的事情,只要不是特别激烈截然相反的那种,也会被循环论证掩盖,成为积累,直至达到临界线。”
“那就好。”蒋白棉先是点了下头,接着好奇问道,“你只是让他们认为你是兄弟,被你的精神感动,选择帮忙。这与现实生活里很多事情没什么关联,出现反例的可能相当低。如果,如果一直没有反例,会怎么样?”
“那贵族议事厅会变成兄弟联谊厅。”商见曜认真做出猜测。
蒋白棉失笑了一声:
“这个可能不大。他们彼此间是有现实矛盾的,随着时间推移,迟早会发现不对。”
说到这里,蒋白棉侧过身体,看着商见曜,严肃问道:
“刚才这件事情,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
商见曜想了想道:
“我应该先把你支走!”
蒋白棉翻了个白眼:
“这才是错误的选择!”
她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你做之前至少给我一个眼神啊,不要搞突然袭击。
“我刚才要是反应慢一点,真会死人的!”
“好。”商见曜答应了下来。
他们回到“阿福枪店”所在那条巷子时,城内秩序已得到初步恢复,堵在院子入口的障碍物都被搬空了。
安顿好魏钰等人,他们没再外出,一直留在房间内,听着枪声零星响起。
到了下午五点,天色慢慢暗了下来,野草城终于恢复了稳定。
商见曜等人分成两组,出了巷子,来到南街,确认当前的状态。
此时,许多被砸得破破烂烂的店铺门口,都有人坐着,他们或弯着腰背,看着地面,小声抽噎,或望着前方的街道,无声流泪。
街上到处都是巡逻的城防军,许多公民和流浪者为了获得更多的食物,在那里帮忙收敛尸体。
一位位死者被拖走,地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红血红的痕迹。
龙悦红突然感觉脸上有点发凉,下意识抬头,望向了天空。
低垂的云朵如铅,一粒粒晶莹的碎冰往下飘落,越来越多。
龙悦红怔怔看着这幕场景,一边伸出右手去接,一边低低说道:
“下雪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