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1030、無心插柳,柳成蔭(二合一求個月票)相伴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诗诗,你萧叔又找到了一个奶妈。”
挂了电话后,吕玉清信誓旦旦的说道:“这次她条件就算比魏红艳更差,我也绝对要了!”
“其实只要宝宝喜欢就行,我们的确不该提太多的要求。”
边诗诗安慰着说道:“身份证已经寄给小鱼儿,只要这个奶妈能够撑个几天,坚持到小鱼儿回国,所有事情都恢复正常了。”
吕玉清点头称是,她在高教授那里吃了一个闭门羹,连带着对省人民医院的感官都不好了,于是和边诗诗商量前往其他医院再咨询一下。
不过准备离开的时候,边诗诗瞅着妇产科走廊的尽头,有些担忧的说道:“吕姨,那个女人好奇怪啊,我们刚到的时候,她就站在那里,现在我们要走了,她依然站在那里,好几次还把上半身探出窗户,看上去特别危险。”
“是吗?”
吕玉清顺着目光看过去,那是一个颇为削瘦的女性背影,似乎还比较年轻,她果然经常踮起脚尖望着楼下,好像在测量着高度。
过了一会又缩回身子,似乎还在犹豫不决,吕玉清皱了皱眉头,这个人好像有一种自杀的征兆啊。
省人民医院的妇产科可是在6楼,真要跳下去不死也是重伤,不过走廊上乱糟糟的吵杂,医生护士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有些候诊的病人倒是发现了,不过她们都没有过去打听一下,或者说谁也没想过有人会在医院里自杀。
“走吧。”
最终,吕玉清也是摇摇头说道:“我们自己一大堆事情呢,没必要去操心别人。”
说完,吕玉清就挽着边诗诗的胳膊下楼了。
“啊······”
边诗诗倒是想着要不要去提醒一下医院的保安,免得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自己心里会自责。
就算别人不是想自杀,提醒一下也不费什么功夫。
不过到了一楼的时候,还没等边诗诗去找保安,吕玉清自己突然叹了口气:“算了,我们还是上去问问吧。”
“咦?”
边诗诗有些惊讶,这可不像吕姨的作风呀。
“要是换作以前,我肯定不会多事的,自不自杀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吕玉清感慨的说道:“但是自从小小鱼儿出生后,我担心这样漠然的离开,老天爷会怪罪下来,我一个老太婆无所谓的,就是担心会迁怒到宝宝,所以干脆去看看吧,谁让自己碰到了呢。”
“好呀~”
边诗诗笑着点点头,她知道这是实话。
吕玉清实在太爱陈子衿了,纵然所谓的“因果报应”没有什么科学证据,不过只要可能牵涉到小小鱼儿,强迫症的吕玉清都不想让那些事情发生。
所以重新回到6楼以后,吕玉清和边诗诗都快步走向走廊尽头,生怕刚才那个年轻女人在这段时间跳下去了,那才冤死了。
万幸的是,她好像还在观望中。
吕玉清心里松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好。”
年轻女人大概没想到会有人和自己打招呼,她有些诧异的转过头,打量着吕玉清和边诗诗。
吕玉清和边诗诗的“卖相”还是很靠谱的,所以年轻女人的防备眼神稍微减弱一点,不过还是警觉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没有什么大事。”
吕玉清没有直接询问“你是不是想自杀”,而是委婉的提醒道:“你老是把身子探出窗户,这样太危险啦。”
“哦。”
陌生女人低声应了一句,她五官身材还算不错,而且身上有一股淡淡的书卷气,很可能读过大学。
只是脸色比较苍白,满面愁绪。
面对有些冷漠的反应,吕玉清也没有太在意,笑了笑说道:“年轻的时候谁都会遇到一些困难,刚结婚那阵子我和爱人吵架后,也冲动的想过喝点农药就算了,现在想想幸好没有喝,否则我又怎么能看到闺女长大呢。”
这个女人听懂吕玉清话里的善意,她沉默一会说道:“谢谢,不过我的困难除了家庭关系,还有缺钱,我快要坚持不住了,其实倒不如跳下去轻松一点。”
吕玉清和边诗诗对视一眼,“钱”对吕玉清来说,大概是最没有意义的事情了。
吕玉清本身就不差钱,而且因为她和梁美娟内退过来带孩子,陈汉升都是分别给了一张银行卡的,他也没说里面有多少余额,总之就是“随便刷”。
不过,吕玉清不会随意的“炫富”,她不动声色的说道:“谁都会缺钱啊,但是只要人活着,钱始终能够赚到的,你应该也有孩子了吧,如果你真的跳下去,宝宝又怎么办呢?”
那个年轻女人听到“孩子”,脸色闪过一丝哀伤,眼眶也瞬间红了起来。
“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吃顿饱饭好好休息一下,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
吕玉清叮嘱完就准备离开,她觉得这样应该差不多了,今天算是勉强阻止了一次自杀事件,老天爷总不会再怪罪到自己和小小鱼儿身上了吧。
“阿姨······”
不过吕玉清刚刚转过身,身后年轻的女人突然说道:“阿姨,您家里应该挺富有的,我能和您借一点钱吗?”
“啥?”
吕玉清心想我只是规劝一下,可是没打算借钱啊。
“你怎么知道我富有?”
吕玉清反问道。
“您的穿着打扮,还有首饰,还有······”
年轻女人指了指吕玉清的小包:“我知道这个牌子叫Prada,国外的奢侈品,一个包要上万的。”
吕玉清低头瞅了瞅,这是陈汉升经常出去谈生意,他回国时为了拍丈母娘马屁,也为了感谢她帮自己带孩子,经常带一点礼物回来。
没想到会在这里暴露“身份”,不过吕玉清和对方非亲非故,依然也不打算借钱。
“阿姨,如果不是您刚才过来劝阻,我真的可能会跳下去。”
年轻人女人眼底泛着泪:“求您了,我想要2万块救急······”
“小姑娘你怎么这样呢!”
吕玉清很不高兴,自己难得管一回闲事,没想到还被赖上了。
就在有些僵持的时候,边诗诗观察了一会,开口说话了:“我们和你又不认识,只是萍水相逢,为啥要借钱给你啊,而且2万块也不是小数字,还有你家孩子多大了?”
“嗯?”
年轻女人愣了一下,怎么突然扯到孩子了,不过她反应也还算迅速,马上回道:“孩子4个多月了。”
“那你身体健康吗?平时有没有母乳?”
边诗诗继续问道,吕玉清神情微微一滞,她也明白了边诗诗的想法。
“我身体一直很好的,读大学时每年都会参加运动会,母乳也是有的······”
想自杀的女人虽然不知道边诗诗目的,不过看出来她们对“母乳”似乎有所需求。
“车上谈吧。”
吕玉清摆摆手打断了,她本来都没有想到这件事,不过经过边诗诗提醒,突然发现眼前这个人似乎蛮合适的。
样貌身材还可以,从对话中得知读过大学,还认识Prada牌子,年纪是24、25岁的样子,如果再有一份体检报告,门槛条件都满足了啊。
所以,在医院楼下的别克商务车里,吕玉清很严格询问了对方的基本状况。
这个女人叫白喻,名字就挺有涵养的,只是命不太好。
白喻怀孕生了个女儿以后,本来应该是个幸福的家庭,但是婆家人非常的重男轻女,不仅一次没来看过她,就连丈夫也觉得很没面子。
当初他到处吹嘘这一胎是儿子,没想到白喻这么不争气,干脆也不想搭理了。
“怎么会有这种人呢!”
边诗诗生气的骂道:“女儿就不是自己孩子了啊,真是连陈汉升都不如!”
在诗诗同学的心里,陈汉升大概成了男人最后的底线,不如他的家伙,简直都不能称之为“人”了。
“咳······”
丈母娘吕玉清咳嗽一声:“陈汉升对自己亲闺女还是很疼爱的,他和老萧一样,也是个女儿奴。那个······小白,你自己父母呢?”
“我父亲去世的早,因为我是远嫁来建邺,母亲一直不同意我和老公的婚事。”
白喻低着头说道:“我曾经去找过她,但是她连门都没让我进去。”
白喻借钱的原因倒也简单,她孩子的心脏有些问题,医生建议早早的动手术,以后宝宝可以在成长过程中慢慢恢复。
要是拖太久的话,很可能会成为慢性心脏病,手术费大概3万多块钱,不过白喻生孩子时就辞职了,就算左凑右凑,还差2万块钱的缺口补不上。
刚才医生就在通知她,如果再不交钱,孩子就不能继续住院了。
“哎~”
边诗诗叹了口气,“远嫁、重男轻女、恶婆婆、孩子生病”这些《知音》杂志上经常出现的字眼,居然被一个女人同时撞上了,难怪她想跳楼。
“小白。”
吕玉清打量了一会白喻,缓缓说道:“你说了这么多,我也聊聊我们家面临的情况吧,如果真的能合作,那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接下来吕玉清就把“女儿在国外,因为某些事情暂时回不了,但是外孙女还不到7个月,在断奶和继续母乳供应中,全家人都选择了母乳供应,所以自己就想找个奶妈”的诉求说了出来。
“阿姨,我可以啊,我奶量很足的······”
白喻十分激动,如果是其他东西自己还真的拿不出来,不过要是喂奶的话,那简直太适合了。
“先不急。”
吕玉清淡淡的说道:“其实昨天已经找了个奶妈,但是被我否掉了,你基本条件不错,只是还不知道身体状况,你现在去做个‘输血八项’检查吧,如果没有什么传染性疾病,你就可以来试试了。”
“我不会有这些疾病的!”
白喻对自己的身体很有自信,然后又希冀的看着吕玉清:“阿姨,那······”
“酬劳的话,你不用担心。”
吕玉清顿了一下说道:“如果真的确定下来,我们也不要论次了吧,总之你女儿在手术中的费用,全部由我们家给了。”
这个酬劳远远超出白喻的预期,大概这就是有钱的好心人吧。
白喻感动的就要跪下来,吕玉清扶住她的胳膊说道:“如果真有福报的话,希望能留给我家小外孙女,今天不谈这个了,咱们先留个电话,你趁着医院下班前赶紧去抽血,明天出结果我们再谈。”
“谢谢阿姨!”
白喻把自己号码告诉了吕玉清,这对双方来说真的都是个双赢的结局。
白喻需要治病钱,吕玉清需要一个各项条件都不错的奶妈,而且顺便还救了一个孩子,真是各方面都非常的契合。
在回家的路上,吕玉清打电话和丈夫汇报了“战绩”,老萧也觉得这样蛮不错的,只是现在一下子有两个奶妈了。
“没事。”
吕玉清心情好,颇为得意的说道:“多点选择更好啊,我们让宝宝自己挑。”
“这样吧。”
老萧想了想说道:“如果港城的奶妈更合适,白喻孩子的手术费用我们也照样承担,不过就不要私底下进行了,以果壳电子的名义捐过去,也算是为陈汉升的公司打打软广告。”
“关键时刻。”
吕玉清“啧啧”的说道:“你还是向着陈汉升啊。”
“还能怎么办,你不也是一样的嘛。”
老萧叹了口气:“他到底是子衿的爸爸,但是我们面上依然不能给他好脸色,我也随时做好一换一的恐吓。”
“多大岁数了,还一换一。”
吕玉清啐了一口,回到江边公寓的楼下,看见陈兆军正抱着小小鱼儿在散步。
“天色都快黑了。”
吕玉清问道:“你怎么还在外面,小心宝宝冻感冒了。”
“那得问这个小魔王了。”
陈兆军一脸无可奈何:“自从下午出来晒太阳,她就不肯回去了,只要一踏进电梯就哭。”
老陈一边说,一边作势走向电梯,陈子衿正和外婆开心的笑着,突然看见离着电梯越来越近,她小嘴马上就委屈的撇下去了。
当电梯“叮”的一声开门后,小小鱼儿眼泪已经包在眼眶里了,有一种“你敢踏进电梯,我就哭给你们看”的气势。
“你怎么和你爸一样,那么爱演呢。”
吕玉清故作嗔怪,其实欢喜的拍了拍外孙女的小屁股。
“你们先上去吧。”
陈兆军把孙女衣领扯紧一点:“我再带她逛一逛,天黑了兴许她就想上楼了。”
“那你也注意休息啊。”
吕玉清摇了摇头,电梯里边诗诗说道:“陈叔估计都抱了好几个小时了,明天胳膊都很难抬起来。”
“都这么惯孩子,以后不知道谁能管住她喽。”
吕玉清虽然是苦恼的语气,但总有一种“凡尔赛”的感觉。
对比白喻的公公婆婆,瞧瞧陈兆军和梁美娟多疼孙女啊,这才是真正的爷爷奶奶。
“美中不足的是,还有一个孙女也有这种待遇。”
吕玉清幽幽的想着。
晚上王梓博也过来吃晚饭了,他们一边听着吕玉清讲述在医院的“奇遇”,一边等着港城第二个奶妈的到来。
白喻的经历让所有人一阵唏嘘,等到吕玉清和边诗诗帮着宝宝洗澡的时候,老陈突然对王梓博说道:“梓博啊,你把白喻的事情,发短信和陈汉升说一下吧,他总要心中有数的,我打字慢,你打字灵活点。”
“好嘞~”
王梓博没有多想,马上掏出手机“哒哒哒”的给陈汉升发了过去。
美国那边应该是清晨,不过陈汉升回的很快,只有六个字:
知道了,已转发。
“转发?”
王梓博瞅着手机屏幕很疑惑,小陈要转发给谁啊?
······
(4600字求个月票,临近春节,大家新年快乐!)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