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九日焚天 愛下-第九百六十一章 他是能知天機的仙人熱推

九日焚天
小說推薦九日焚天九日焚天
“要是一阵风在这里就好了!”魅影叹了一口气说道。
“一阵风是谁?”刘官玉诧异道。
“一阵风叫赵红升,算是我的情报官,现在出去打探消息去了,主要是打探大型古老传送阵在哪里!估计过几天就能回来了!”莫静瑶解释道。
“公主已经在为我打探消息了?”刘官玉笑问道。
“你的事,我岂敢怠慢?”莫静瑶抿嘴一笑。
“谢谢公主了!”刘官玉正色道,他没想到公主对此事如此热心,百忙之中还专门安排人为他打探消息。
“我谢你都谢不完,你还谢我?”公主莞尔一笑。
“哎哟,你们俩还有完没完啊?唐山为公主你效劳,这是应该的,公主你为他打探一些事情,也是可以的!”魅影振振有词的说道。
大家一听,相视一笑。
最后决定,公主亲自前往朝歌城,由刘官玉、魅影、杨若夕和柳一明护送。
鬼花婆婆一直坚持要随行,但被劝住,只得在家养伤。
休息一天,刘官玉因施展踏天步留下的后遗症,也基本消除,便给小妹道别,护送着公主莫静瑶,直奔朝歌城而去。
朝歌城地方不大,但绝对是个好地方。
那里风景秀美,人杰地灵,元气充足,物产丰富。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九日焚天-第九百六十一章 他是能知天機的仙人看書
那里曾出现过世间罕见的的珍宝,也曾有豪勇盖世的猛士,更是多温柔如水的绝代佳人。
朝歌城充满了歌声和音乐,充满了仙气和精灵。
朝歌城的男人,心胸如同天空一样宽广,高山一般浑厚,朝歌城的女人,相貌如同天使一般美丽,柳条一般娇柔。
男人热情好客,豪放大气,女人柔情万千,娇媚无方。
朝歌城不仅在云华帝国非常出名,便是在整个樱花大陆也极有名气。
听得莫静瑶和魅影一番介绍,刘官玉也不由对 那朝歌城憧憬起来。
“看来真是个好地方,我现在就想看到朝歌城!”他长叹道。
“可惜我没有飞行舰,否则就能让你很快看到朝歌城了!”莫静瑶笑道。
“你没有,我有啊!”刘官玉大笑,光华一闪,飞行舰出现在地面上。
“哇,真的是飞行舰!唐山,你太有才了!”魅影大叫,旋即,似乎突然惊醒,双目一瞪,“咦,你怎么会有飞行舰?”
刘官玉这时也醒悟过来,这一下有些难解释了。
沉吟一下,道:“这是我前不久才买的!”
“我们怎么不知道?”魅影更奇怪了,“再说,你哪有那么多金币?!”
刘官玉一时语塞,只得强撑着说道:“我有多少金币,还要一一告诉你啊?”
看这个样子,魅影似乎和唐山的关系还比较密切,却不知道到底好到了何等程度。
言多必失,他决定以静制动。
“我觉得你越来越奇怪了,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魅影睁大了一双美眸,死死的盯着刘官玉。
刘官玉心中一震。
女人的直觉真可怕。
“你这是表扬我进步很快吗?”刘官玉错开话题。
“你敢骗我,就要你好看!”魅影扬了扬小拳头。
“嘻,你打的过吗?”杨若夕笑道。
魅影想反驳,莫静瑶却说话了:“好了,我们进飞行舰去吧!”
众人上了飞行舰,一声轰鸣,飞行舰离地而起,冲进了云霄。
虽然一路上大家都很有些提心吊胆,却是什么埋伏也没有遇到。
“朝歌城很快就要到了!”莫静瑶轻声说道。
“这一次,恐怕有些人不敢乱出手了,这才一路顺利!”柳一明大有深意的说道。
“主要是我们的唐山护卫突然变得太强了,那些人肯定摸不着头脑,根本不敢轻举妄动!”杨若夕看了一眼刘官玉,笑道。
“有道理,若夕你说的太对了!”柳一明大声附和道。
“要你讲!”杨若夕凶道。
刘官玉略有些诧异的看了柳一明一眼,直觉告诉他,这两人间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看,那就是朝歌城!”莫静瑶突然一指下方,脆声道。
刘官玉的目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透过飞行舰向下看去。
只见一座极其秀美的城市,呈现在眼底。
只见这朝歌城依山而建,气势宏伟,灵气盎然。
后有一大片连绵起伏的山脉,前有一大片波涛汹涌的大海,端的是一个好所在。
飞行舰越飞越低,降落在那一片大海边。
大海的对面,便是朝歌城。
只见海面上,三三两两的船只或来或往,在两岸间穿行。
有小型快艇,也有大型轮渡,或缓行,或快飞,不一而足。
但俱都豪华气派,装饰奢丽。
海浪之上,也有几叶扁舟在浪间沉浮,逍遥惬意。
其上有一两人影,正悠然的撒网捕鱼。
而左侧近处,竟有一六十多岁的银发老者正在垂钓。
其身旁,钓杆一根,酒壶一个,酒杯一只,案几一个,藤椅一把,水桶一个。
奇怪的是,那老者竟根本没把钓鱼当回事,只顾自己津津有味的饮着酒。
时而仰望苍穹,轻喝一口,时而遥观大海,再喝一口。
端的是消遥自在,闲适无比。
反正轮渡未到,莫静瑶奇怪之下,便走过去问道:“老人家,在这里能钓着鱼吗?”
那老者坐在藤椅上并未起身。
柳一明正想上前喝斥,莫静瑶摆了摆手。
老者再喝了一口,这才缓缓抬起头来。
只见其红光满面,精神饱满,两眼神光熠熠,哪里有半点龙钟老态。
“小娃娃,这里为何就钓不到鱼?”
莫静瑶笑道:“此处一片喧嚣,风大浪急,鱼儿根本不敢来,你如何钓的着?”
“哈哈,一般的鱼当然不敢来,但我钓的是不一般的鱼!”老者眼神 一扫,哈哈大笑。
魅影上前几步,看了看那水桶,只见里面只有一桶清水,哪里有半点鱼儿的影子,便哂笑道:“老爷子,你尽说瞎话,这桶里可没有鱼!”
“别急,时候不到,该来时自然来!”老者风轻云淡。
“你一边喝酒,一边钓鱼,简直不务正业嘛,你这样子一天能钓多少鱼呢?”尽管老者说的很有哲理,但魅影却嗤之以鼻。
“钓鱼和饮酒有冲突吗?你不觉得一边钓鱼一边饮酒最是舒畅无比?”老者眼望苍天,似乎已有几分醉意。
“可是,你这也没有下酒菜,就干喝酒,哪里有意思了?”柳一明看了看,闷声道。
“下酒菜啊,遍地都是!一朵悠然而来的云彩可喝半杯,一阵轻拂过去的微风可喝半杯,一片涌来的浪花,也可喝上半杯……”
老者神采飞扬,接着道:“见恶人,可喝半杯,遇善人,亦可喝半杯,高兴时喝半杯,愁苦时,更喝半杯,你说,我这下酒菜多不多?!”
柳一明一怔,哑口无言。
“老爷子好心情,好闲适!”刘官玉拂掌叹道。
老者大笑,笑声直冲云霄。
便在此时,那一根晶莹翠绿的钓杆蓦地一沉,剧烈晃动起来。
“你们看,那不一般的鱼儿不仅来了,而且上钩了!”那老者一伸手,将钓杆猛地一提。
“哗啦!”
一条三尺多长的火红多金鱼冲出水面,被那极细的钓线拉到了半空,甩尾摆头,挣扎不休。
那老者手腕一振,鱼儿蓦地安静下来,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径直落在了水桶中。
众人再细看那钓线,也只是一根丝而已,居然连钓钩都没有。
“哇靠,老爷子,你这钓钩都没有,鱼饵也没有,咋的就能钓上鱼来呢?”魅影大感惊奇。
“哈哈,此乃不可泄露的天机!”老者神秘道。
“哼,不想说就算了,还找这么蹩脚的理由来搪塞我们!”魅影撇了撇嘴。
莫静瑶却是心中一震,奇人啊!
莫非,此人便是那天意居士?!
但明显年龄不相符啊。
“老爷子真是高人啊!”莫静瑶叹道,“请问你知道天意居士姚咏君吗?”
“说起天意居士,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老者自豪道,仿佛那天意居士便是他自己一般。
“老爷子,你和那天意居士喝过酒吗?”魅影问道。
“唉,”老者突然叹了口气,似乎有着无限的遗憾,“我倒是想跟他喝一次酒,啊怕只喝一口也行,可是,他不给我机会啊!”
“老人家此话怎讲?”莫静瑶奇道。
“天意居士那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等之人,岂可轻易得见?!”老者叹道。
“他也是人嘛,怎么就不能得见了?”魅影置疑道。
“他是天上最明亮的星辰,我们是路边的一点污泥,他是能知天机的仙人,而我们是一介凡夫,这中间的距离,实在太大,没有交集啊!”
老者眼望苍穹,悠悠而语。
“哎哟,你们把他吹的这么神,我还真有点不相信!”魅影一脸不信,不甘,却又隐隐有着一丝神往。
“你信不信都是这样,正如瞎子看不见阳光,但阳光永存!”老者见魅影一再怀疑,有些生气了。
莫静瑶对魅影使了个眼神,对老者恭声道:“老人家,我想请那天意居士出山,不知你老有何教我?”
“我早就看出来你们是位高权重之人,来到此处,想必多半是与那天意居士有关!”老者道。
“正是!”莫静瑶点点头。
“其实,来请那天意居士出山之人,有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何独你们一行?!”老者眼光缓缓扫视几人,“但,还从未有人成功!”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