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漢世祖》-第75章 高貴妃推薦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月明星稀,缕缕清辉,零落地播洒在元城行宫之间,为殿宇楼阁披上一层月华薄纱,宫室之间灯烛点缀,明亮的灯火,与星月之光交相辉着,共同勾勒出一副瑰丽的宫廷画卷。
“官家来了!”面对突然驾临的皇帝,高贵妃有些意外,毕竟,即便轮着来,今日受宠的也当是郭宁妃才是。
看着贵妃玉容之间的惊喜之色,刘承祐微微一笑:“怎么,不欢迎我?”
“怎么会?我是惊喜过头了!”贵妇人展颜道,随即亲热地迎靠上来,引刘承祐入内,
“来人,给官家准备清水、热水!”贵妃朝随行的内侍们吩咐着。
殿内,刘晞正苦着一张小脸,带着倦态,拿着细笔,在明亮的宫灯下写着字。见到刘承祐,眼睛泛起亮光,放下笔就迎了上来,就像见到救星一般:“爹爹!”
“怎么,这般刻苦好学,挑灯学习?”刘承祐走到书案前,拿起其所书之文看了看,笑道。
高贵妃说:“出巡以来,白日行路,得空即嬉玩打闹,耽误了太多功课,只能夜间补上了。如多加管束,我怕这孩子玩物丧志!”
听贵妃这么说,刘承祐摇摇头,道:“哪有你说得这般严重,他们年纪尚小,在宫廷中修文习武,课业已不轻松了,难得随朕出巡一趟,增长见识,开拓视野,放松心情,才是首要的,功课,可以暂时放一放!”
说着,刘承祐摸了摸刘晞的脑袋,吩咐道:“我做主了,去睡觉吧!我与你娘亲,还有要事需办,你就别在这里打扰了……”
闻言一喜,但刘晞没挪脚,而是眼巴巴地望着母亲。见状,高贵妃有些无奈道:“你父都吩咐了,我又岂敢违旨,去吧!”
“是!”刘晞规规矩矩地一礼,随即被宫侍牵拉着手,一蹦一跳地退下了。
待到只余下男女、雄雌、公母之时,来自身体本能的悸动慢慢地填满心房,空气中都弥漫着淡淡的荷尔蒙的气息,刘承祐也放下了明君的肃重架子,直接地扫视着他的贵妃,欣赏着其美态……
此时的高贵妃,钗饰已然卸下,乌黑的长发柔顺地披着,一袭淡黑的长裙,轻纱罩体,绣着花鸟的抹胸只能遮掩住三分之二,曝露的部分,白皙而丰满,肉眼可见的柔软,举动之间,波涛汹涌……
贵妃也是经验丰富的美妇人了,没有任何羞涩,大大方方地将自己曲线玲珑的完美身段展现在皇帝面前,刘承祐对她身体的迷醉,让她感到发自内心的欣喜。
当然,没有太急色,再是色授魂与,刘承祐也还能把持得住。再者,即便约pao,也是需洗漱一番。
暧昧的气息在殿内氤氲,贵妃殷勤地亲自侍奉着刘承祐,给他去带解袍,摘去发冠,亲自拧好一张丝帕,供他洗脸。
“还以为官家今日,会在接见大民官吏中度过!”嘴里则随口找着话题说。
“早就见完了,一帮生面孔,在朕像一群鹌鹑,畏畏缩缩,战战兢兢,恭顺异常!”刘承祐回道。
火熱都市异能 漢世祖 txt-第75章 高貴妃看書
“地方官吏,难得谒君,而今得见御颜,自然会慎重些,也正凸显官家的威严,已遍及道州!”高贵妃这么道。
擦了把脸,洗净油腻,刘承祐说:“正是因为难得见我,方才不以为然,天子的威严,常常被人挂在嘴上,但真正将之当回事的,又有多少人?”
熱門玄幻小說 漢世祖 羋黍離-第75章 高貴妃
“我知道他们在畏惧什么,我历次出巡,总免不了黜免惩罚贪官奸吏,他们啊,是担心自己头顶的官帽,担心自己手中的权力。别看他们恭顺乃至卑敬地迎奉我,仿佛得了莫大的荣耀一般,只怕那心里,恨不得我快点离开,也免得他们担惊受怕……”
听刘承祐这番言论,高贵妃不由笑道:“物有其别,人有其异,地方官吏之中,只怕也不乏尽忠王事的良臣。官家这般说,却是将天下官吏批判得太过不堪了,若是传入臣下耳中,只怕会令他们更加惶恐!”
“这可是你我之间的私话,可不许传扬出去,否则,朕严惩不贷!”闻之,刘承祐笑了笑,探手用力运了下球。
被皇帝突然的动作惊出了声,娇吟自红唇吐出,不由嗔了刘承祐一眼,高贵妃妙目之中勾人的波澜愈浓了,说:“陛下威严如此,我怎么敢…..”
“娘子,热水已经准备好了!”两名宫婢抬着一盆热水入内。
指着床榻,高氏说道:“放在榻前,你们出去吧!”
“是!”
大马金刀地坐在榻边,高氏蹲下身子,使得娇躯的曲线愈加曼妙,亲自给刘承祐脱去鞋袜,放入盆中,给他清洗按摩着。
于刘承祐而言,入目白花花一片美妙风景,双脚包裹在热水中,感受着贵妃熟练的按捏,嘴中也不禁发出一声畅快的呻吟,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寒从脚起,泡了没一会儿,额头已明显挂上了一层薄汗,脊背也开始发热。睁开眼,脚下热气袅生,笼罩在贵妃玉容前,披上一层朦胧,垂下的发丝,也带上了少许雾露,鼻尖也挂上了一点水珠,顾不得擦拭……
熱門都市小說 《漢世祖》-第75章 高貴妃展示
见此状,刘承祐不由感慨着:“让你这端庄高贵的贵妃给我做这奴仆之事,太过委屈你了!”
闻言,贵妃仰着玉首,温柔一笑,语气很自然:“纵使人前显贵,在官家面前,本为以奴婢,伺候你乃应为之事。况且,古有举案齐眉,妾所为者,还差得远呢!”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漢世祖 羋黍離-第75章 高貴妃相伴
万恶的旧社会,万恶的封建思想,身处其间,却是让刘承祐这般享受,理所当然……
“对了,你对刘晞,还是太过严厉了,他才七岁,寻常人家,这等年纪,正是追逐打闹的时候,身在帝王家,已然大大限制其天性,如今正是启蒙学习阶段,你这做娘亲的,不必过于严格了!”刘承祐想起方才刘晞的表现,对高氏道。
后宫诸妃中,也只有高贵妃对其子刘晞的教育,最为严格。有的时候,刘承祐都有些看不过去,当然,这也就是孩子们还小,再过个两三年,刘承祐绝对不会再说类似的话。
而听皇帝此言,高贵妃瞥了眼刘承祐,取过擦布给他拭去脚上的水渍,嘴里应道:“官家说得有理,但是,他毕竟不是寻常人家之子,既然继承了天家的血脉,享受着皇室的尊荣,就有他必须承担的责任与代价。官家也希望,刘晞日后成为一个有才能,对皇家与社稷有用的人吧!”
此时的高贵妃,虽然矮着身子,处于仰视,但一双美眸之中,透着固执。与其对视几许,刘承祐摇了摇头:“罢了,此事一时辩不出个长短对错,只望你今后对孩子宽容些。”
说着,刘承祐露出了点骚气的笑意:“值此良宵,我们还是先办正事!”
皇帝的话里,已丝毫不掩饰欲望,贵妃略闻之,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起身想要收拾水盆、抹布。
明显是蹲久了,方站起,腿脚一麻,身体一软,伴着一声娇呼,妙体直接扑到刘承祐怀里。刘承祐只觉得这贵妇人是故意勾引自己的,顺势用力一带,二者零距离接触着滚到榻间……
脸上带着些感慨,又有些追忆,说道:“你我之间的缘分,当年就是在此城中开始的吧!”
高贵妃红润的脸蛋上,透着一股满足,闻言,轻声说:“不知觉间,已经快十年了!”
“是啊!”刘承祐抚弄着贵妃细腻的肌肤,仿佛把玩一件珍品,调笑道:“当初我随驾出征,平魏博之乱,你这美娇娘,可是我最好的战利品!”
听皇帝这么说,贵妃却是大胆地抓住他的把柄,让他哆嗦了下,高氏低着声音,情绪似乎有所变化,道:“以蒲柳之姿,得侍潜龙,也是妾莫大的福分……”
能够感受到怀中美妇的变化,刘承祐想了想,说:“元城百姓,给妇翁立祠以祭奠之,就在城中,明日,朕与你带刘晞去拜祭一番吧!”
“谢官家!”
……
兴之所致,本章写得已经很克制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被违规屏蔽。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