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一百一十五孟婆的湯看書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小說推薦我不是職業陰陽師我不是职业阴阳师
这“阴曹地府”我也不知道来了多少次了,而每次来的心理感觉都不一样,这次是急匆匆的,也没心思去看这里的风景,话说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到处是阴茫茫的。
有了“牛头和马面”这两位阴间“熟人”的带路,就更快了一些,一路之上几乎没有停顿,就来到了忘川河,只见河面一坐古老的木桥,桥下有一界碑,界碑上面写着奈何桥三个大字,“奈何桥”是中国民间神话观念中是人转世投胎必经的地点,在奈何桥边会有一名称作孟婆的年长女性神祇,给予每个鬼魂一碗孟婆汤以遗忘前世记忆。
关于奈何桥,存在两种流行的说法。一说因地府有河名为奈河,一说因为汉语中“无可奈何”之意,刚好对应了人在“转世投胎”时对自己生前愿望的遗憾和无奈。
史载《宣室志》第四卷对此有所记载:“行十余里,至一水,广不数尺,流而西南。观问习,习曰:‘此俗所谓奈河,其源出地府’。观即视,其水皆血,而腥秽不可近。”因河上有桥,故名“奈河桥”。桥险窄光滑,有日游神、夜游神日夜把守。桥下血河里虫蛇满布,波涛翻滚,腥风扑面。恶人鬼魂堕入河中,就好似《西游记》第十回中的描写:“铜蛇铁狗任争餐,永堕奈河无出路”。不由让人想到阴间奈河的恐怖。
在中国民间传说中:人死亡后魂都要过奈河桥,善者有神明或佛护佑顺利过桥,恶者被打入血河池受罪。《酆都宗教习俗调查》一书对此有过详细的描写:“……桥分三层(或三座),善人的鬼魂可以安全通过上层的桥,善恶兼半者过中间的桥,恶人的鬼魂过下层的桥,多被鬼拦往桥下的污浊的波涛中,被铜蛇铁狗狂咬。
每年香会时,香客争以纸钱或铜板掷入池内,并以炒米撒入池中,以为可以施给饿鬼。许多老年香客,喜欢从上走过,以为走过此桥,死后可以免去过奈河桥之苦。”由此可见,建国前一些善男信女到桥前烧香化纸,施舍钱物的虔诚,只求死后神明或佛能护佑过奈河桥!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 西山村夫-一百一十五孟婆的湯熱推
此桥为界,开始新的一个轮回。
青石桥面,五格台阶,桥西为女,桥东为男,左阴右阳。“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千年的回眸,百年的约定。也许这一世的夫妻情缘,开始于斯,恩断于此。
奈何桥下几千丈,云雾缠绕,等待来生是什么道,谁也不知。来生的约定,只是此生的一种后续,喝过了孟婆汤,已经把所有忘却,来生的相见,只是一种重新的开始。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討論-一百一十五孟婆的湯鑒賞
“孟婆汤”是一个中国的古老传说,这在澜子家一本古书上记载着。在那个传说中人是生生世世轮回反复的。这一世的终结不过是下一世的起点。生生世世循环的人无法拥有往世的记忆,只因为每个人在转世投胎之前都会在“奈何桥”上喝下忘记前尘往事的孟婆汤。
所以,走在奈何桥上时,是一个人最后拥有今世记忆的时候。这一刻,很多人还执着于前世未了的意愿,却又深深明白这些意愿终将无法实现,就会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这也是这座连接各世轮回的桥,命名为奈何桥的原因。
牛头马面看了看我,此刻我们正站在桥头,隔着桥头远远的可以看到隔岸的凉亭和房子,他们对我说道:“老大过了前面的桥,就可以看到孟婆了”不过她的性格脾气比较古怪,平时我们兄弟两个也没有和她有过什么来往,至于那“孟婆汤”她能不能给我们就不好说了。
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一百一十五孟婆的湯讀書
他们两个和我说这话,我完全明白他们的意思,俗话说得好求人不如求己,人家能帮我帮到这已经不错了,再说了这事和他们也没关系,我对牛头马面说,牛大哥,马大哥你们千万不要这么说,我知道你们的难处,牛头马面用大眼睛看了看我,又说道:“老大你是真不知道,唉~不和你说了等会见到孟婆你就知道了。
被他们两个说的我更加好奇了点,这孟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好奇的心里又有些担心,担心孟婆不会给我“孟婆汤”这孟婆汤也不知道到底是啥味的,到底什么东西做的,毕竟那些只是传说,喝了难道真会忘记一切吗?
我在各种猜测中“浑浑噩噩”的就过了奈何桥,看到了那个凉亭也看到了一口大锅,牛头马面指着那口大锅说,多少年了……也不知道孟婆还在不在?说着我们就来到了那口大锅前,只见锅里面是一锅,看不出来是什么做的汤在锅里冒着淡淡的热气,这汤远看之下无色无味和白水差不多,我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孟婆汤?
牛头马面对着房子说,老大那里就是孟婆平时住的地方,我们还是过去打个招呼再说吧,我知道这叫伸手不打笑脸人,于是对他们两个点点头,我们来到房子前,牛头马面轻轻怕打着房门一边敲门一边说,孟婆我们是阿傍和罗刹啊,今日特来是有“要事相求”随着敲门声,一个年迈沧桑的声音说道:“阿傍,罗刹你们两个好久不见了,今天是要来找我有什么事帮忙吗?
说着门打开了,只见一个白发苍苍老婆婆驼着背走了出来,她的脸用一个白色面纱蒙住了,看不清楚她的样子,她手里拄着一个竹子一般翠绿的拐杖,那拐杖上面有一个红色的小葫芦,孟婆看了一下我对牛头马面说,阿傍,罗刹,你们怎么把陌生人带到我这里来了?你们知道我不喜欢见陌生人的。
牛头马面急忙说道:“孟婆这是我们的新老大”说着牛头用手扯了扯我的衣服,暗示着我说话啊,我微微低头鞠了躬,把路上能用到的话,背好了说了出来:“婆婆您好我是金雨,罗镇古还记得吗”?那是我的亲弟弟,我也不知道提小古好不好用,反正小古曾经说过,要是碰到了孟婆就提一下他,也许可以给我们点面子呢?小古这孩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和勇气?
精彩都市言情 我不是職業陰陽師-一百一十五孟婆的湯看書
就在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孟婆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道:“年轻人你是想要我的孟婆汤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