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番外第二十五章 彼其娘之展示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阳光照过山顶缺口笼罩下方洞窟林野,光尘落在人的视野里纷飞舞动,风吹来,松林沙沙的摇曳轻响,残留的声音回荡片刻后敛去消失。
“这就走了?”“……凭空不见了,可有能量反应?”
“没有,没有触发能量警报。”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txt-番外第二十五章 彼其娘之分享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愛下-番外第二十五章 彼其娘之相伴
“这可真够古怪的。”
“局长……”
有人问去的那边,唐立仁发怔的望着刚才两道身影消失的地方,听到唤他的话语,脸色顿时收敛,平静的抬手摆了一下,张了张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迟疑了下,还是摆了摆手。
“都下去吧,叫后勤部的人,将毁坏的栈道修复,嗯……那边裂开的山体也一样,看看能不能修。”
说完,揉着眉心,颇为头疼的离开陈列室,不同于封存室,这边多是一些死物,却有极为重要的纪念意义,不过一想到陈列的龙骨,乃是之前那个闯入的青年所养,听话语里的意思,还是隋唐年间,那岂不是活到现代?
真…..他妈…..的神仙了。
放做以往,震撼过后,说不得两局联手将对方邀请,或抓来这里做些实验,研究一番长生、法术的秘密,可一个是局里代代流传下来的山中老人,另一个更有可能是Z6、Z9的祖师爷,这谁敢动手?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想到这些唐立仁头更疼了,放在上衣内里的通讯器此时响了起来,按住耳麦接通,对面传来高天秋的声音。
“唐局,实验室这边没问题吧?”
唐立仁捂着脸半晌,才放开手,呼吸了一下:“你告诉那个人的?”
“那位山中老人托我传的话,,而且栖霞山洞窟里的壁画有联系,身为学者,怎能不亲眼看看。”
“行了行了,你暂时不用回来,听刚才那两位说,想要换套大房子,你跟去做些善后的事,科普一下现代,不要闹出混乱,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
“那要是过分的?”
“能有多过分?就算要我这个局长位置都行,还有,这里发生的事暂时不要告诉Z9那边……”
唐立仁走过洞径,站在一处铁栅栏前,看着大厅忙碌调校数据的研究人员,皱着眉头压低了嗓音,“……我总觉得那边有内鬼。”
“我这里已经清理了Z9与这件事有关的三人记忆。”
“好。”
落下最后一声话语,挂断了通讯器,唐立仁转过身来,面前突兀的站了一个人,将他吓了一跳,看着对面老脸笑眯眯的望着这边,唐立仁呼出一口气,将他推开,“老曹,不声不响的过来,你想吓死我,好做这局长位置是不是?山体的裂缝着手修复了?”
笑眯眯的老头叫曹震,后勤部的老人了,看管一些机密的东西,算得上唐立仁的心腹之一,被推开也不恼,仍旧微笑的跟在后面。
“那两位神仙一走,裂缝就自行合上了,啧啧……当真是神奇。”
两人一前一后走过大厅,看去的山体位置,原先的裂缝确实如老头所言,已经合拢在一起,唐立仁走近细看,手还在上面摸了摸,连条细纹都没有留下,忍不住开口叫了一声。
“果然神奇。”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 線上看-番外第二十五章 彼其娘之相伴
引来那边忙着研究的一道道身影围过来,惊讶的看着合拢的山壁恢复如初,就连掉在地上的粉末也都一一收拢上去。
“都散了,回去各自岗位。”
曹震朝他们嚷了嚷,挥手赶人,自己也跟着局长说了些话,被叮嘱了不可将事情外泄,正要离开,身后唐立仁忽然开口叫住他,转过身来,走近低声说道:“老曹,提纯的红石,记得销毁,那东西影响太大,还是不要拿出来了。”
“是。”
老头依旧一副笑眯眯的表情,应了声离开,回到后勤部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挥退左右,打开书柜下方槅门,看着里面特制的保险柜,检查的瞳膜识别,‘咔’的一声弹开,微微光芒犹如触须般从缝隙探出,被老头拿着一根荧光的小棒挥舞两下,飞快缩回。
保险柜门慢慢打开,里面是一颗璀璨晶莹的红色石片安静的躺在鎏金盒子里,被黄绸包裹着。
“毁了多可惜啊……物尽其用才是真理。”
满眼的红光之中,曹震笑眯眯的嚅着双唇呢喃。
…….
轻声的话语自人口中呢喃,山外的阳光升上云间渐渐变得炎热,远去南方,跨过长江的南面,街道人声喧哗。
脏乱的街道,商店公放的音乐混杂在吆喝叫卖、讨价还价的嘈杂之中,一排的出租楼里,蛤蟆道人大喇喇坐靠在沙发软垫里,架着一条小短腿,听着窗外附着街边树笼嘶声啼鸣的蝉声,微微张了张蟾嘴,一根吸管递进口中,吸了口冰镇的可乐,舒服的挥了挥蛙蹼。
“表叔,你慢看,我去收拾一下房里。”
一旁,陆俊放下插着吸管的玻璃杯,殷勤的跑去门后拿过扫帚打扫起狼藉的地面,一觉醒来,他也不知道怎的表叔来了这里,屋里也乱七八糟。
“叔…..那个……表哥什么时候回来?”
那边沙发上,蛤蟆道人偏了偏视线,又转回去,脚蹼点了下遥控器,电视画面转动时,随口回了声:“出去办点事,估摸着现在也该回来了。”
话语顿了顿,冰冷的眸子划过眼角,看去角落戴眼镜,一身白长褂的中年男人,“你说是吧?”
高天秋掏出手帕擦了擦脸颊上滚下的汗珠,挤出笑容连连点头。
“是的是的,估计快要回来了。”
他说到这里,顺道打了自己手一下,真是手欠,之前离开出租房,让手下人去消除Z9的人的记忆,还有陆俊的记忆,结果里面三人反抗,自己重新返回,这才将局势收住,陡然看到茶几上还有只硕大的蛤蟆,穿着衣裳,以为是陆俊养的宠物,毕竟这年头养蜥蜴、养蜘蛛蝎子的都不在少数,看它望来,顺道伸手挑了一下蛤蟆的下巴,然后……一群人,就被一只大蛤蟆给收拾了。
他偏头看了看一旁,自己带来的四个部下,脸上带着红红的蹼印,规规矩矩的一字排开,手放在头顶,埋着脸大气也不敢出。
“知道便好。”躺靠的蛤蟆转回眸子,拿过薯片放进嘴边咬下一口,也递去旁边伸来的驴头,“老夫念你无知,才稍作惩罚,换做老夫当年脾性,一口将尔等吃了,也不带眨下眼睛。”
听到‘吃人’高天秋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做为搞研究出身的,直接就来了兴趣。
“你老…..是妖怪?”
“是妖怪,还是一只大妖!!”
陡然一声话语在门外响起,高天秋、陆俊、蛤蟆道人偏头望去,就连老驴也嚼着薯片偏过头,房门嘭的打开,一道身影单脚站在门口,尖嘴猴腮,上唇八字胡,下颔一撮短须,灰扑扑袍子下,正放下踢门的那只脚。
蛤蟆道人蟾眼一缩,一丢蹼里的薯片,激动的站了起来,张嘴就是一句:“彼其娘之…….你还没死。”
“老蛤蟆!!”
门口的道人浑不在意吐来的‘芬芳’快步冲了进来,激动的一把将蛤蟆举起来,捏着手中,瞬间舌头弹射而出耷拉在嘴边,蟾眼都凸出眼眶。
“哈哈哈……老蛤蟆,本道想死你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