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狩獵好萊塢 愛下-第1181章 弄巧展示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同一个人,面对不同对象的心理防线是完全不同的。
就像此时庄园里的六只妖精,如果是其他人,哪怕和西蒙一样英俊帅气,但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想要和妖精们拉拉小手,可能都要花费心思追求十天半个月。
西蒙的财富和权势光环却可以让他在一天之内走完所有流程。
还是多线操作。
同样,如果此时圆桌对面不是西蒙,而是华尔街一个刚入职的毛头小子,和索罗斯说你的巅峰期已经过去了,只会被嗤之以鼻。
西蒙一番话,却可以让这位正值最风光时刻的金融巨鳄连早餐的胃口都因此消失。
再次沉默了好一会儿,索罗斯终于道:“西蒙,我需要慎重考虑一下。”
“当然,”西蒙点头,他也不会觉得因为自己几句话就能让索罗斯彻底转向,不过还是接着道:“乔治,像我们这样都是从底层爬上来的人,想要完成原始积累,人生总要经历几次激进的大冒险。不过,当一个人达到足够高度,越是冒险,你知道,摔下去的后果就会越严重。”
索罗斯快速调整着自己被对面年轻人扰乱的心绪,说道:“西蒙,问题是,我喜欢的就是这种冒险的感觉。”
“理解,就像探险者喜欢不断挑战极限,然而,我相信他们不会在前方明明是悬崖时还要坚持跳下去。冒险和自杀,是两件事。”
索罗斯反驳道:“西蒙,我觉得俄罗斯,还有亚洲那边,情况还处在冒险范畴,距离自杀很远。”
“俄罗斯那边,乔治,我只是建议,毕竟那边的投资和我无关,如果你坚持己见,亏损也是其他人的。不过,亚洲这边,如果接下来我认为你有跳跃悬崖的倾向,我会赎回自己的资金。当然,这是秘密赎回,你依旧可以继续自己的尝试。”
还是那个道理,量子基金只是索罗斯掌握数百亿美元资本的一个统称,旗下包括大量针对不同领域的子基金,这方面,量子基金在筹集资金的时候就会和投资人提前确定,某只基金用于股权投资,某只基金用来购买债券,某只基金用于高风险的资本对冲,如此种种。
维斯特洛体系给予索罗斯的30亿美元资金就是定向用于这次亚洲的金融运作。
如果索罗斯固执己见导致接下来在俄罗斯那边的巨额亏损,并不能亏到西蒙这边。
亚洲方面,维斯特洛体系投资量子基金的30亿美元,锁定期也只有一年,年底就会到期,到时候西蒙可以自由选择赎回。
这也是索罗斯同样只能算打工者的根本原因。
如果投资者对你不满,赎回资金,那就等于失业。
量子基金当然不止维斯特洛体系这一个投资者,不过,如果西蒙选择赎回,消息传出,以维斯特洛体系的影响力,产生坍塌式骨牌效应都不是没有可能。
因此,哪怕西蒙说自己会秘密赎回,但,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
闹心的一次早餐。
结束之后,刚刚离开西蒙在格伦科夫市的临海庄园,索罗斯就拨通了一位助手的电话:“彼得,是我,你立刻整理一下所有关俄罗斯的投资项目资料,我上午要看,还有,通知俄罗斯那边的团队,暂时停止一切交易,等待我的回复。另外,再通知大家,还有亚洲那边,等我回到曼哈顿,召开电话会议。”
干脆利落地吩咐完事情,索罗斯挂了电话,靠在轿车椅背上,闭目沉思。
因为这段时间持有的现金快速增加,直到这次早餐之前,索罗斯都还一直在向俄罗斯砸钱,股市、债市和实业资产,各种狂买。
如果那个年轻人判断没错,现在多买一分,接下来就要多亏一分。
而且,索罗斯内心对于西蒙的判断已经信了八分。
索罗斯不是一个喜欢后悔的人,不过,还是西蒙所说,如果前面真是悬崖,他确实不会跳。现在,或许是要考虑一下该如何尽量弥补的问题。
这方面,西蒙并没有给他太多建议。
索罗斯相信对方肯定有相应的对策,然而,双方毕竟只是合作,关系并不算紧密,西蒙没有理由给他太多建议。
就像那个年轻人刚刚早餐时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那句话,他的一个建议,至少值20亿美元。
很贵。
但事实确实如此。
接下来,一旦结果证明对方的判断没错,无论是亚洲还是东欧,无论索罗斯自己有没有尝试挽回,西蒙都等于偿还了他放弃攻击香港的人情。
不过,想到西蒙这一建议的昂贵价值,索罗斯突然又记起去年一次聚会上那个年轻人说过的一句话,大意是他的很多布局都在明面,自己完全可以跟风。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狩獵好萊塢》-第1181章 弄巧閲讀
都在明面啊!
如果将西蒙·维斯特洛明面上的各种产业布局研究透彻,或许真的会价值很多少个20亿美元。
以量子基金当下的体量,继续全部用于资本对冲不现实,索罗斯也早就开始涉足其他,就像对俄罗斯的各方面投资,而且,将来更多的资本份额都会转向这些传统投资领域。
那么,西蒙·维斯特洛明面上的布局又有那些?
考虑片刻,索罗斯很快梳理出了第一个首选的关键词:中国。
或许,这次放弃对香港的狙击,并不算坏事,毕竟一旦攻击香港,将来量子基金想要跟随那个年轻人一起投资中国,肯定阻碍重重。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现在还是要面对眼前的问题。
回到曼哈顿,量子基金本部和亚洲团队的负责人都已经在线,索罗斯没有废话,大致转述了一下西蒙对亚洲形势的判断,然后展开会议。讨论内容就是‘驴子们’还会不会遵照规则继续踩坑,如果不会,又该采取那些全新对策。
另外一边,送走索罗斯,西蒙同样很快启程。
因为要赶去机场,简欣、陶月蕾和祝莫莫三女干脆一起蹭车,西蒙要飞回洛杉矶,三女的目的地则是伦敦。
三辆黑色奔驰离开临海庄园,祝莫莫再次抢到了西蒙的身边位置。
等车子启动,女孩亲昵地贴在西蒙身边,巴拉巴拉,话题不知不觉说到还留在庄园里的秦不醉三个:“西蒙,你是不是不太喜欢她们?”
西蒙一手搂着身边的娇软身子,一边阅读上车前拿到的一个剧本,随口道:“其实我也不太喜欢你们。”
祝莫莫听到西蒙这么无情的言语,假装不满地嗷呜一下,咬向男人耳朵。
当然不会用力。
调皮了下,祝莫莫重新坐好,一起看向男人膝上的剧本,她刚刚见到过名字,《我最好朋友的婚礼》,显然是爱情片。只是,平日里祝莫莫看到汉语书籍都头疼,眼前纸张上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只坚持了一分钟就很快放弃。
见男人认真模样,祝莫莫稍稍犹豫,还是没有再开口打扰,干脆枕在西蒙肩头眯起眼睛。
昨晚还是很累的。
其实吧,祝莫莫是想问,相比秦不醉,男人是不是更喜欢她们三个。
丫头对此已经有所猜测。
至于答案,是也不是。
对于身边女人,西蒙确实是区别对待。
原因也不是一天就形成的,大概算是很多人生阅历的结合。
比如曾经罗伯特·艾格说过的一个老鼠乌托邦实验,那是一次派对上大家聚会闲聊,讨论可控核聚变一旦实现,人类社会进入物质极大丰富时期,没有了贫富,没有了阶级,结果会如何?
老鼠乌托邦在一定程度上就验证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所有老鼠在衣食丰足的情况下毫无限制地自由生活自由繁殖,结果,乌托邦最后以悲惨的崩溃而收尾。
这是西蒙事后查到的详细资料。
再结合自己的人生阅历,西蒙得出的结果是,阶级是必要的。
证据就在自然界。
大到狮群,小到蚂蚁,凡是在这个星球上存续了千百万年的群居性生物,基本都有着阶级之分。
或许很多人不愿承认,但,人类同样如此。
稍微关注下就不难发现,自身而下的金字塔型阶级构成,其实就类似于三角形结构,众所周知,三角形是最稳固的一种几何结构。
西蒙身边的诸多女人,虽说不会太刻意,不过,正如祝莫莫所感受到那样,确实有着明显的亲疏远近。
就像杜梅岬庄园里的两个珍妮,理所当然的金字塔最顶层。
珍妮特经常会把西蒙身边的花瓶抓过去调教,甚至偶尔弄没几个,西蒙都从来不会表示不满,因为西蒙认可珍妮特在自己身边女人中的金字塔最顶尖位置,并且相信这对于维斯特洛家族而言是有利的。
不仅如此,虽说杜梅岬庄园的生活比较平淡,但相比身边其他女人,西蒙目前超过半数的时间依旧是住在杜梅岬庄园,除了根深蒂固的传统家庭观念,另一方面,还是出于维护两个珍妮地位的缘故。
两个珍妮之后,就是拥有自己孩子的女人。
而且同样有所区分。
接下来,其他诸多莺莺燕燕,基本就是凭西蒙的喜好,乃至心情。
西蒙昨天读《韩非子》,最喜欢《亡征》一篇,读了很多遍,反思颇多,其中一段也更加明朗了他以往只是随意的心思:后妻贱而婢妾贵,太子卑而庶子尊,相室轻而典谒重,如此则内外乖,内外乖者,可亡也。
这里的‘乖’非‘乖巧’之意,而是‘颠倒’、‘背离’。
都市言情 《狩獵好萊塢》-第1181章 弄巧分享
两千多年前的一篇《亡征》,寥寥1500余字,对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皆有警示,哪怕两千多年后的现在,依旧可以在工作生活等方方面面给人太多启发。
格伦科夫的临海庄园内。
西蒙带着祝莫莫等人离开后,庄园内顿时冷清下来。
秦不醉、姜米和沈闺三个女孩却没能空闲,照例被女管家亲自讲解今后的各种事项,然后,挑房子,挑车子,挑选女侍,零零碎碎一大堆事情。
直到中午。
三个女孩当中,23岁的姜米算是性子比较骄傲高冷的一个,19岁的沈闺有些随波逐流,反而是刚刚18岁的秦不醉最为放得开,而且完全不怕出糗,对什么不明白就会询问,希望得到什么也会毫不掩饰地争取。
整个上午,姜米和沈闺话语不多,大部分都是秦不醉在说。
别墅一间办公室里,大致谈完所有细节,最后签下一份终身保密协议,将合约递给对面的女管家安格瑞·戴维斯,秦不醉立刻又问道:“戴维斯女士,除了上东区的别墅,我们能经常来这边住吗?”
女管家保持着自己一贯的耐心和专业,丝毫没有对秦不醉整个上午的各种细碎问题表示不耐烦,闻言用几年悄悄学习下来已经相当流利的中文道:“这需要老板同意,不过,按照惯例,你们不需要急着离开,可以在这边住几天。”
秦不醉听完,又确认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住几天都没问题,但只要离开,再想回来,就需要得到西蒙的同意。”
安格瑞点头:“是的。”
于是秦不醉立刻又道:“可是,我们没有西蒙的联系方式,安格瑞女士,你能给我们一个吗?”
女管家摇头:“抱歉,秦小姐,你们有什么事情,只能联系我,如果是很重要的事情,我才会代为转达给老板。”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狩獵好萊塢 賈思特杜-第1181章 弄巧鑒賞
秦不醉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正要继续说什么,门口有女侍用英语提醒,女管家答应一句,又转为汉语,对三个女孩道:“你们挑选的侍从到了,先见见她们吧。”
说着三位穿标准黑色OL套装的女郎已经进门。
三位侍从,平均下来每个女孩只有一个,而不再是以往的两个,这算西蒙昨天读《韩非子》之后的结果。
因为要区别对待。
不只是侍从数量减半,三个姑娘的月例也从惯常的两万美元降低到一万美元。
两万或一万对现在的西蒙而言与两美分一美分相差不多,因此就是看心情。女管家接到自家老板离开前特意写下的一张交代此事的便签,不仅没有任何质疑地照做,还揣摩自家老板心思,非常自然地在其他细节待遇上进行了缩水调整。
三个女孩当然不知道这些,每个月1万美元月例,对她们而言都是巨款,也没有任何不满。
眼看三位侍从进门,大家起身,相互招呼介绍。
三位女郎,两个西方面孔,一位亚洲面孔。
米歇尔·西尔福斯,23岁,身高172厘米,田径运动员出身,维家女卫。
凯瑟琳·赛特,22岁,身高171厘米,康奈尔大学毕业,维家女侍。
沈邻,30岁,身高167厘米,英文名琳达,来自中国,俄克拉荷马大学政治经济学博士,维家女侍。
这是女管家建议下三个女孩一起挑选出来的配置。
主要是沈邻。
三个女孩都来美国没几个月,英语能力只限于日常简单交流,因此最好配一个能够娴熟使用汉语和英语的日常翻译,就像当初祝莫莫她们身边的赵安妮一样。
话又说回来,女管家给出的名单里有很多选择,三女让她颇为意外地选择了年龄最大的沈邻。
要知道,30岁,已经是维家女侍女卫招聘的年龄上限,这位踩着最后门槛入职维家女侍的大龄中国姑娘,如果接下来一两年没有合适的归属职位,很快就会失去维家女侍的身份,在维斯特洛体系的安排下获得一份普通工作。
不过,女管家阅尽世事,很快想明白。
正是因为沈邻的年龄最大,才被三个女孩选中,主要是那个看起来很聪明的林不醉提议。
至于原因,维家女侍女卫,无论是哪种国籍肤色,基本上都非常漂亮。
对于女人而言,漂亮当然就意味着威胁。而那位秦小姐大概是觉得,相比其他的同龄候选女侍,年龄大一些的沈邻,对她们三个年轻姑娘的威胁最小,大概还以这个理由说服了另外两女。
正常情况下,这种想法当然没错,只可惜,自家老板的偏好似乎不太正常。
女管家当然不会多说什么,只是稍稍觉得有些好笑。
而且很好奇且期待。
要知道,根据女管家的长期观察,自家老板不仅喜欢成熟一些的女人,而且还更加偏好聪明女人。现在,三个似乎不怎么聪明的年轻女孩,却是选了一个30岁的漂亮的女博士在自己身边。
按照中国的一个成语,将来,不知道这三个姑娘的选择,会不会是,那个,弄巧成拙?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