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萬法無咎討論-第二十三章 來人規模 又得奇兵推薦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归无咎略一出神,旋即问道:“敢问赴会之数,将有几人?”
东方晚晴笑言道:“榜上有名之人、尚有微差之人,各占半数。两者相加,约莫十人上下。”
归无咎心中略一盘算。
所谓“榜上有名”,自然说的是三十六子图了。
九宗之内,如今我方盟友阵营之中,位列三十六子的俊杰,总数也不过是五六人之数;且其中大半,排名都相当靠前。五人前来,可谓是倾巢而出了。至于另外五位并未上榜之人,料想功行也不至于在慕高远、谢缪、乃至申屠鸿、箴石等人之下。
归无咎参与主界之争,剩余榜上有名者也不过秦梦霖、魏清绮、荀申、陆乘文、马援、孔萱六人。
加上这样一道生力军,核心战力几乎倍增。
芈道尊和乙道尊听闻此言,不约而同的神色微动。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萬法無咎-第二十三章 來人規模 又得奇兵
东方晚晴又道:“三生阴阳洞天,乃是一大倚仗。在其余诸家未有大动作之前,借由此法能够占先,岂能坐失良机?”
归无咎微微点头。
休看归无咎自己、魏清绮、轩辕怀三人,先后凭借大界正反图深入荒界一行,似乎也未遇阻滞。但是此法毕竟有规模限制。若是将九宗人力,无论是近道境还是元婴境,大量搬运过来。非三生阴阳洞天之功,只怕要多出不少波折。
除此之外,抢先一步下手,外结强援。异日九宗内争,亦未尝不是一道筹码。
若要做到这一步,在此时双方的合作之中,便要牢牢抓住主导权。
东方晚晴又道:“所来之人多半是你的旧识。这排兵布阵、分说敌我形势的种种安排,自然落在你身上。你可提前筹备下了。”
归无咎点头称是。
这便是四位道尊此行相诏的目的了。
但是归无咎心中有数,东方掌门、芈道尊等人的另一目的,似乎是为了“旁观”的这一位。
这一场召见,分明有展示实力的意味。
如今腾蛇一族遗存,唯有此人与腾惊二人。但是此老虽是孤身一人,但分量却不可小觑。他如何下场、下场多深、成算如何、所得如何,自然要依据双方实力对比而定,这是毋庸置疑的。
此事交代已讫,归无咎便返回小界之中。
孰料洞府门前,早已立着一人。身着鹅黄小袄,如玉双臂之上,扣着数枚玉环,铮铮作响。双眸明亮,左顾右盼。
弟子黄希音。
见归无咎遁光落下,她立刻上前拜见。
归无咎微笑道:“希音免礼。我徒守候门前,所为何事?”
黄希音嘻嘻一笑,上前挽住归无咎手臂,然后做了个鬼脸。
形容仪态,仿佛昔年。
归无咎心中讶然。
黄希音原本是生性憨顽任性,仿佛长不大一般;但此类形迹,截止于她结丹之期,便宣告终结了。结成金丹,号称练气驻形之圆满,心性也由此大为纯熟。自此以后,黄希音便让归无咎省心了许多。
师尊座前,练达守礼;父母之前,仿佛大家闺秀;众弟子前讲法时,又别有庄严沉静之风。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ptt-第二十三章 來人規模 又得奇兵相伴
不意今日,恍惚间竟似回到了百年之前。
再仔细一品鉴,归无咎不由暗赞一声。
魔道四典,他传于黄希音不过十余载而已;没想到黄希音便修炼到养气移形、神鬼莫测的地步。
这一丝人物气质变化,哪怕是眼力再高之人,也看不出一丝刻意做作。唯归无咎同修此法,方才见其神功默运、潜移默化的痕迹。
尽得魔道四典,自己不过是机缘巧合而已;而黄希音作为定世真传,才是正主。如今观其气象,果然于其功法异常相谐。
却听黄希音言道:“道术修炼,当张弛有致。若是师尊得空,希音想陪师父说说话。”
归无咎哑然失笑。
旋即打开洞府门户,一步迈入其中。
黄希音前后脚跟了进来。
归无咎安坐之后,声音倒也和悦:“不知你要议论些什么?既是你的主意,话头便由你而启。”
黄希音托腮想了一想,忽地笑道:“就说一说师父你的故事可好?譬如说……深入荒界,遁入隐宗,最终成就今日气候的前尘往事吧。”
归无咎瞥了黄希音一眼,摇头道:“这皆是你出生之后的事了。一同经历,何必再问?”
黄希音说对自己的事情感兴趣,归无咎还道是当初游历荒海、采撷杂玉、珍宝的故事。却不料她话锋一转,落笔却在深入隐宗之后。须知归无咎是抱着黄希音遁入本土的,步步履历,皆为双方所共有。
黄希音双目微眯,笑言道:“近些年的事,自然不必多说;但是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初时最关键的步骤,我却不知。”
归无咎摇头道:“若是旁人,如此说辞也就罢了。你少而灵慧,长而聪明,出生未有多久,便智识已通。尚在襁褓之中时,便有甚深智力。岂有不知之理?”
黄希音闻言,连连摇头,闷闷道:“我幼年时灵智虽通,但是记性却与常人一般。时至今日,除却入道洗心之外,其余所历之事,便只记得六七件要紧的;其余事忘却了大半,这是其一。”
“再者说,师父你在外所历之事,我又如何知晓?左右我不过是深藏洞府之中,和采薇姐作伴罢了。”
双方叙话,亲昵随意,不知不觉间,好似又回到了黄希音十余岁时的模样。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萬法無咎 txt-第二十三章 來人規模 又得奇兵
既说到这里,归无咎把袖一抖,便将“元玉精斛”取了出来。
眼下黄希音父母荫蔽之缘尚有二三十载,功行进境相当可观。照理说她前一百载的修行,当是三十六分之一的龟速;可因这一场缘法在,不过相当于最快进度的三分之一罢了。
可是百年荫蔽之缘一过,便无此等气运了。
归无咎信手煮了一壶茶,略说了玉鼎失足、道途有缺之由。然后讲到自己深入荒界之后,采纳诸家经典、足以炼化此宝的奥秘;自然而然便有了逐一挑战各宗嫡传的构思。
二三十余载之后,父母荫蔽退散,黄希音修道进境的维持,便在此宝之上了。
借着这一由头,归无咎详述了此宝用途,该当留心的要点等等,黄希音惊喜之余,不住地点头。
传授已讫,黄希音妙目一眨,忽道:“师父。你表面上虽是一副不放在心上的模样。但是其实心中也略有两分担忧,担心我青出于蓝,更胜于你,是也不是?”
此言一出,她脖子微微向后一缩,但身子却也立得安稳。
换作幼年时,黄希音断断是不敢如此直言相问的,否则徒然讨一顿打而已。
但是她结丹之后,归无咎待她明显与从前不同了。
果然,归无咎并不发怒,只是一怔,笑言道:“单以信心而论,我徒的确是不弱于人。”
黄希音眉头微蹙,小声道:“师父是否尚暗藏了秘传神通法门,并未传授于弟子?”
出言之时,声音虽低,但是却是明眸圆睁,不闪不避的和归无咎对视。
归无咎哑然摇首道:“何出此言?”
“本土仙道千百家经典,汇通于一,你早已得之。魔门四典,为师得之略览之后,亦转授于你。至于空蕴念剑,你我道途不同,借道对证,不能依样葫芦,唯有启而后发。当中道理,想来你是能够明白的。魔道、阴阳道中的实用手段,若你要学,时机一到,自然讲与你听。只是你当下功行火候未足,未得其时也。”
“唯有越衡宗一脉的功法,非有《通灵显化真形图》入手,不得其传。并非为师有意藏私。”
黄希音眨了眨眼,追问道:“除此之外,便没有了?”
归无咎断然摇头道:“自然无有。”
黄希音眼珠微转,道:“师父。如果希音并未记错,是我十三岁那年,你携我远游,往南康上国一行。正是在那一段旅途之中,你斗倒了两位不速之客,然后见机结成元婴,是也不是?”
归无咎微笑道:“正是。”
却见黄希音极迅捷的自袖间抽出一物,一副狡计得逞的模样,脆声道:“我要学这一门提前结婴的功法。”
掌心所托,却是一块二指宽的照影石。
归无咎二指一捏,神意浸入,不由微微一愕。
照影石中所录,正是铨道会之争时,自己与代螺宗“岚”的那一场比斗。
正是在那一场比斗之中,自己修习妙观智道尊所赠结成魔婴之法,终于在金丹境中,提前获得了相当于元婴境界的修为。若无此倚仗,以金丹对元婴,胜过那些未臻上境的嫡传子弟则可,胜过荀申、利大人、席榛子等人,是完全无望的。
归无咎望了黄希音一眼,心有所悟。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一来,在归无咎心中,此乃应急从权之法,用完之后,即成往事。终究不能与《通灵显化真形图》、空蕴念剑、魔门四典这些正经法门相提并论。
二来,归无咎潜意识里,黄希音始终是个半大孩子。距离她能够为自己这师父出一份力,到底相当渺茫。
见归无咎陷入沉思,黄希音似有三分忐忑、三分祈盼,小声道:“师父……可以么?”
隐宗的风吹草动、紧张气氛,她如何感受不到?
若是她所料不错,这果然是一门提前结婴的秘术,并且与魔门四典甚为契合的话。由此再进一步,那么她也到了展骥驰骋、大出风头之时了。
归无咎洒然一笑,缓缓点头。
望向黄希音的目光之中,也多出两分柔和。
师徒齐上阵,这一日比想象中来的更快。
黄希音明眸一亮,猛地一拍手,欢呼道:“恭喜师父。二次清浊之争,你麾下又多出一员大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