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戰國大召喚-第一千七百零一章:細柳營對陷陣營看書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战国大召唤
氐叔琮当即翻身上马,提着手中的青铜长枪,看向麾下集合的五十多个心腹当即大喝道:“兄弟们!咱们能不能在这里站稳脚跟,就看今天了,不要怕!我死了!你们就走!如若我没有死,你们就继续冲锋!如若不幸战死了!爹娘孩子我来替你们赡养!”
“杀!杀!”杀!”氐叔琮麾下的士兵皆是爆发出巨大的杀意,跟随在氐叔琮的身后,前往阵前接管占据,有韩擒虎给的军令将旗,氐叔琮可谓是一马当先,畅通无阻的奔杀向敌军阵前。
韩擒虎眯着一双虎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在韩擒虎身侧还有一位将军,只见他剑眉星目,身上凌然正气,手拿着一柄双龙棍,不是盘龙又能是何人。
周盘龙看向氐叔琮远去的方向,眼中多了一丝担忧道:“就这么放他过去了!会不会出现意外啊!”
韩擒虎挠了挠自己的鬓角道:“现如今我的帐下实在是没有什么大将可用,此人在投降之前,曾经血战不退,想必有一番本事!况且其家人皆运往长安!应当出不了太大的岔子!”
“希望如此!”周盘龙点了点头,随即看向战场的深处道:“如今高宠连斩赵军七员上将,赵军士气受挫,但胡服骑射机动性实在是太强了,虽然有赵云上将军撑着!但赵军中还有细柳营啊!”
“你欲如何!”韩擒虎抚摸着自己的胡子,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仿佛周围的喊杀声已经被他所隔绝。
“要我说趁着现在陷阵营正在阻挡细柳营,我军可派遣一只精锐步兵,先重创细柳营!断赵军一臂在说!”周盘龙眼中闪现出一丝冷意。
韩擒虎却是面露难色道:“军中的悍勇部队总共就那么几个,宣武卒和突袭营皆是在大王手下,背嵬军在王野听候岳飞将军调遣!白袍军和虎贲军虽然在战场上,但陈庆之和黄飞虎正在对付秦军,难以调动啊!赤焰军到是可以用,但攻击力太强!容易误伤!
“还有一军!可以助我等一臂之力!”周盘龙眼中多了一丝诡异,韩擒虎看向周盘龙道:”谁!”
“白耳军!”周盘龙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当即道:“这原先乃是刘备的亲卫军!战斗力不低!用在此处刚刚好!而且姜松也从大王麾下调遣过来了!此人枪法绝伦!有他开路!大军定然旗开得胜!”
“好计策!”韩擒虎抚摸着自己的胡子,半响大喝道:“传令!调遣白耳军协助陷阵营歼灭敌军细柳营!就是咬也要给我咬下一块肉来!另外为以防不测,任命
宇文直!公孙婴二人,各自领兵三千!一但李牧派兵来救!二将速速阻挠!不得有误!”
“遵命!”两员上将得令将令,随即各自带着麾下的三千人跟随在白耳兵两侧!似乎打算为白耳兵开道。
都市小說 戰國大召喚 黑白隱士-第一千七百零一章:細柳營對陷陣營
周盘龙有些不解韩擒虎的意图,当即发问道:“此二人统兵能力一般!武艺不行,这不等于是派他们二人送死吗?”
韩擒虎微微摇了摇头道:“这场战争注定是要死人的!如若没有兵马拖住敌军的援兵,这细柳营恐怕难以吞咽的下!是战争总归是要有牺牲的!况且!他们不一定会死!”
韩擒虎看向三只部队远去的军旗,韩擒虎抚摸着自己的胡须,淡漠道:“百战穿金甲!将军难免阵前亡!这细柳营!老夫吃定了!”
氐叔琮此刻手拿着青铜长枪,一连挑杀数十个赵军上将,当即大喝道:“吾乃大将军所派上将氐叔琮是也!有军令为证所有人听候我的将令!违者杀无赦!”
氐叔琮说完,猛然拔出怀中的青铜剑,当即大喝道:“弓箭手放箭!盾牌手为前列阵!”
“诺!”
数千名弓箭手纷纷射箭,雨落如雨,一时间连杀数百人,而赵军忙着躲箭雨,但这点空隙,也给了氐叔琮可乘之机,数千名盾牌手列阵在前!身后的长枪兵也是杀意强悍。
庞煖砍飞一支射来的冷箭,猛然回首,却见韩军真正汇隆阵型,庞煖当即神色打惊道:“快!冲锋!在敌军列阵前!突破他们的阵型!快!”
“继续放箭!阻挠敌军!快!”氐叔琮说完,麾下的士兵当机立断,不断的射箭阻击前方的敌军,即便有赵军接触到破绽的地方。
氐叔琮见罢,当即吐了一口唾沫,擦了擦脸上的血水,下了战马,亲自冲杀一阵,这才迅速的稳住局面,让庞煖难进分毫。
庞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看向悍不畏死的氐叔琮,面色微惊,正欲继续冲杀,看着防御阵型已成的大军,却是不得不放弃眼下的打算!这是真的冲不上去了,眼下拼的就是血性。
庞煖吐了一口唾沫,当即大喝道:“将士们!为了大赵!杀!”
“杀!”
两军对嘞,战马嘶鸣,喊杀震天,谁也不甘落后,所有人都拼个你死我活。
而高顺所带领的陷阵营已经和周亚夫所带领的细柳营进行到白热化的阶段,高顺亲自参战,左手拿着钢刀,右手拿着盾牌,三刀之下,这才砍杀一个细柳营的士兵,还不待高顺歇息一会,三柄寒枪正对着高顺的面门刺探而出,高顺瞳孔微缩,眼中满是酣然之色,两边的陷阵士兵见罢,当即手中的盾牌左右拨打,这才当下这一击。
高顺趁着这个几乎连忙后退,面色有些难堪:“这细柳营当真难缠!比之秦国的铁鹰锐士也是毫不逊色啊!”
“将军!在这些下去!咱们的兄弟怕是要和他们拼干净了!扛不住了!”后面的副将捂着自己一个伤口,面色惨白,头发散乱,看着四周以前一个个调侃的兄弟倒在自己的面前,面色白了一番又一番,属实无奈。
高顺眺望着前方,面色有些凝重道:”扛不住也要扛!我们退了!还有谁能挡住住这细柳营!况且陷阵营从来没有失败,即便是战至最后一人,也要将敌军吞下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