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 txt-第5074章 舊仇新恨!熱推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最强狂兵
我更想杀了狗的主人。
这句话里面带有浓浓的侮辱性质,也直接颠婆了栾休战的真正身份!
若是正常人,听了这句话,都会因此而发怒,可是,偏偏这个栾休战的心理素质极好,或者说,他的脸皮极厚,对此压根没有半点反应!
这个家伙反而嘲讽地冷冷一笑:“很好,我想,你在时隔这么多年之后,终于变得聪明了一些。”
这句话无疑就相当于变相地承认了,在这栾休战的背后,是有着其他主使者的!
当年,就是在故意设计陷害岳修!
“你们可真是死到临头而不自知,明明可以苟活下去,却偏偏要主动送上门来找死。”岳修冷笑了两声:“其实,我本来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如果不是遇到了一个很有趣的年轻人,我都已经不打算回来了,然而,现在,既然我回来了,而且还遇到了你,所以,以往的恩怨,我们就来找个一笔勾销的办法吧。”
找个一笔勾销的办法!
很简单,毫无疑问,这个办法就是——你死我活!
岳修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他眼睛里面的杀气也已经随之而升腾了起来!
嗯,既然这次撞见了,那么就不如彻底了结!不仅要杀了狗,还要弄死狗的主人才行!
“我的背后是谁,你不想知道吗?”栾休战嘲讽地冷冷一笑:“你难道就不担心,你会惹到你惹不起的人吗?”
“咱们之间的事情都发展到这么一步了,再说这样的话,就显得太幼稚了些。”岳修摇了摇头:“说实话,我不认为现在还能有我惹不起的人,只是我想不想惹而已。”
人氣都市小说 最強狂兵-第5074章 舊仇新恨!看書
没有我惹不起的人!
岳修的这句话真是霸气无边!就连那些对他充满了畏惧的岳家人,听了这话,都感觉到非常的提气!
看来,他们的这位“祖宗”,真的是不可小觑的!
如果让这位老祖宗级别的人物回归家族的话,那么是不是还能再保得岳家五十年荣华?
某些心思活络的岳家人已经开始这么想了!
不过,至于最终岳修愿不愿意留下来,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至少,他得先突破眼前的这个栾休战才行!
而且,现在看来,这个栾休战必然是有备而来的!他这种老狐狸,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脑袋主动送到岳修的嘴边的!
“岳修爷爷,当心他使诈!”这时候,那个四叔张口喊道。
嗯,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双方的具体辈分该怎么称呼,只能暂时先这样喊了。
不过,这一嗓子,却让岳修扭头看了他一眼。
目光上下扫了扫这四叔,岳修说道:“还行,你还勉强算是个有家族荣誉感的人,如果明天之后岳家还能存在的话,你就是岳家家主。”
听了这话,四叔的心头并没有任何的狂喜,反而很镇定地说道:“一切听岳修爷爷吩咐。”
其实,四叔是有些担忧的,毕竟,刚刚岳修所说的前提是——如果过了明天,家族还能存在!
岳修又看了这四叔一眼,随后摇了摇头:“选你当家主,也不过是瘸子里面挑将军而已。”
这句话确实是有些不留情面,让那个四叔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能够看你在这一把年纪还流露出那么浓的牵挂,可真是有种不真实感。”栾休战嘲讽地笑了笑:“当年的你可不是这样。”
“嗯,当年的我不管不顾,只顾自己杀痛快了,其实,那样对于家族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岳修说道:“无论我再怎么看不上岳欧阳,但是,这些年来,多亏他撑着,这个家族才能延续到现在。”
说到这儿,他的眼中显现出了一抹回忆的目光。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最強狂兵 烈焰滔滔-第5074章 舊仇新恨!鑒賞
他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激烈了,似乎在这些年也反思了自己。
“很多事情,应该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岳欧阳虽然名义上是这个家族的家主,但是,他其实也没照顾这家族多少。”栾休战摇了摇头:“他和我一样,都是一条狗而已。”
我们都是主人的一条狗!
这种自我坦承,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听了这句话,岳修似乎是有些意外,挑了挑眉毛:“我还真没见过如此轻贱自己的人呢,栾休战,你今天可算是让我开了眼了。”
“那我可真是够荣幸的呢。”栾休战淡淡地笑了笑:“所以,你想知道,我到底是谁的狗吗?”
“其实,我已经猜出来了。”岳修说道:“你来到我面前,说了那么多的话,还提到了岳欧阳,我要是再猜不出来你所指的是谁,那可有些太愚钝了。”
在回到岳家之后,这种笑容,可几乎从没有在岳修的脸上出现。
这更多的是一种确定答案之后的释然,和之前的阴沉与愤怒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也不知道岳修在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面,到底是经过了怎样的心理情绪转变。
“哦?愿闻其详。”栾休战笑了起来。
他似乎对这一切成竹在胸,并不担心岳修能战胜自己,也不担心对方猜到正确的答案并且将那个名字传扬出去。
换而言之,在栾休战看来,岳修今天必死无疑!也不知道此人如此自信的底气到底在哪里!
“我想,他叫……”岳修淡淡地说道:“欧阳健,对吗?”
在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岳修的语气之中满是淡然,没有一丁点的愤怒和不甘。
之前被陷害,被设计,被迫和整个江湖世界为敌,那时的心情,似乎都已经被时光的风给吹散了。
而周围的那些人,似乎也意识到了“欧阳健”的这个名字到底意味着什么!一个个都忍不住的发出了低低的惊呼!
因为,他们都知道,欧阳家族,正是岳家的“主家”!
哪有主家陷害从属家族的道理!
“我很奇怪,在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你的心情难道不该波动一下吗?你为什么还能如此平静?”栾休战又问道。
他确实是很不解。
而且,岳修此时的平静,让栾休战的心里面产生了很明显的不安。
该死的,自己明明已经胜券在握,这个岳修完全不可能翻出任何的浪花来,可是,此刻这种不安之感究竟又是从何而来!
难道说,这其中还存在着不为自己所知的变数?
不过,栾休战此时这反应,似乎也从侧面反映出,那个指使他陷害岳修的人,正是欧阳健!
那些围观的岳家人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不仅一个个有种脊背生寒之感!
“因为,在我看来,没有任何必要这样做。”岳修说道,“我和过去的自己和解了。”
“和过去的自己和解?”栾休战冷冷一笑:“我可不认为你能做到,否则的话,你刚刚可就不会说出‘一笔勾销’的话来了。”
“所以,你今天来到这里,也是欧阳健所指使的吧?他就是你的底气,对吗?”岳修嘲讽地笑了笑。
“呵呵,你能猜到就好。”栾休战的表情之中同样满是嘲讽:“岳修啊岳修,你还是和当年一样,无比自大,这种自大只会让你栽跟头的。”
说着,栾休战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剑。
显然,这把剑是可以伸缩的,之前就被他别在腰带的位置。
“还有谁?一起来吧。”岳修喊了一声。
嗯,看起来并不是大声吼,可偏偏中气十足,震得在场那些岳家人的耳膜都嗡嗡直响!似乎空气都随之而引发了震荡!
“果然,你还是那个岳修。”这时候,又是一道高瘦的身影走了出来:“时隔那么多年,我想知道的是,当初欧阳健招揽你而不得的时候,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岳修淡淡一笑:“因为,我只想当人,不想当狗。”
这高瘦男子身穿黑色长衫,看起来颇有清末民初营养不良的风范儿,行走之间,简直就像是个皮包骨头的衣服架子,整个人似乎一折就断。
可是,若是把这个男人当成那种特别好欺负的,那便是大错特错了。
他叫宿朋乙,江湖人称“鬼手寨主”,出招极为出其不意,鬼神莫测,因此而得名。
据说这个家伙年轻时期是个占山为王的土匪,后来被某人“收编”了。这宿朋乙和栾休战一样,也都是很多年没有再在世间出现了,估计都是被欧阳健给“豢养”着了。
“你在骂我们是狗?”宿朋乙看着岳修,声音冷冷,他的音色之中带着一股微哑的感觉,听起来让人心里很难受,就像是在用手指刮黑板一样。
然而,熟悉宿朋乙的人才会知道,这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声音功法,如果对手实力不强的话,可以极大的影响他们的心神!
“你旁边的那位,早就已经认为他是狗了,看来,你的觉悟比他还要低一些,这样的话,你的主子可不会喜欢你的。”岳修摇了摇头:“你们俩来了,正好,不用我去一个个的找了,现在,我很想问一问,卢太宁来了没有?”
当时,岳修在和东林寺大战的时候,这三个人一直站在东林寺一方的阵营里,明里暗里给东林寺送助攻,岳修早就把他们的真面目彻底看穿了。
“你能意识到这一点,我觉得还挺好的,至少,这让我不认为我们的对手是个蠢货。”宿朋乙摇了摇头,那干瘦如干尸的脸上竟是出现了一抹遗憾之意:“只是可惜,卢太宁没能等到你回来这一天,他杀不了你,也没法被你杀了。”
“只要他能死,我不介意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岳修淡淡地说道。
能说出这句话来,看来岳修是真的看开了不少。
“所以,你们要二打一?”岳修的目光从宿朋乙和栾休战的脸上来回扫视了几眼,淡淡地说道。
“对了,有件事情忘了告诉你了。”栾休战忽然阴险的一笑,开口说道:“在岳欧阳死了之后,你岳家的那几个老家伙,都是我们给弄死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